财新传媒

爱恨情仇——美狄亚、维莱达和诺尔玛

2014年11月14日 18:13 来源于 财新网
在浪漫主义时期的文学家和艺术家看来,崇高爱情的重要性和价值并不低于民族大义,甚至更值得歌颂
图说:画作中的美狄亚、维莱达和诺尔玛(从左至右)

  名著的启示】(财新文化专栏作家 米琴)前不久,国家大剧院上演了贝里尼(Vincenzo Bellini,1801-1835)的著名歌剧《诺尔玛》(Norma)。女主角诺尔玛的爱情先后遭遇“族恨”与“情仇”的挑战,而爱情最终获胜。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中国大陆上演这样一部戏剧是连想也不敢想的事,肯定还未公演就被批为“大毒草”。批判的原因是:在该剧中,一位民族解放运动中的女领袖和本民族敌人的首领发生恋情,甚至在对方背叛自己的情况下,为其作自我牺牲。二者的形象,还在剧终时得到高度升华。

  即使在今天,如果把该剧的剧情移植到中国古代——就像《夜宴》移植《哈姆雷特》那样,比如让南宋名妓爱上元军将领,还为他作牺牲,恐怕大多数中国观众也难以接受。此处之所以选择“名妓”,是因为在中国古代,有些社会影响又有机会和敌方将领接触的女人,也只有她们了。著名现代作家欧阳予倩改编的《桃花扇》,让明朝名妓李香君在得知情人侯方域归顺清朝后,愤然与其断绝关系。这正是要强调,民族大义高于男女爱情。

  贝里尼及其剧本合作者罗马尼(Felice Romani,1788-1865)都是意大利人。是否因为意大利人是古罗马人的后代,所以他们才会美化爱上罗马总督的高卢祭司长诺尔玛呢?并非如此。

  罗马尼的歌剧剧本,改编自法国诗人亚历山大·苏美(Alexandre Soumet)的五幕剧《杀害婴儿的诺尔玛》(Norma ou l'infanticide,1831),而高卢正是古代法国人、比利时人等居住的地方。改编后的歌剧剧本,与苏美的剧本有很多不同之处,结尾则完全不同。诺尔玛有两个文学原型,一个是为报复负心丈夫而杀死自己两个孩子的美狄亚,另一个就是爱上罗马军官的高卢女祭司长维莱达。前者源自古希腊剧作家欧里庇得斯的著名悲剧《美狄亚》,后者源自法国早期浪漫主义作家夏多布里昂的散文史诗《殉道者》(Les Martyrs,1809)。罗马尼非常熟悉这两部作品,也写过有关的歌剧。据学者研究,歌剧中诺尔玛的形象塑造,直接为夏多布里昂对维莱达的细节描写所影响。

  维莱达原是德国古代传奇中抵抗罗马人的部落领袖,夏多布里昂将其移植到高卢。维莱达的故事见于《殉道者》的第九章和第十章:维莱达领导高卢人抗击罗马统治,被罗马军队俘获。她爱上了罗马军官欧道尔,主动诱惑后者。欧道尔抵挡不住美丽的维莱达的激情,终于成为她的情人。维莱达父亲领导着高卢人的一个部落。他声称,欧道尔迫使他女儿失去贞操,号召人们为部落的女儿报仇。在战斗中,维莱达的父亲被罗马士兵杀害。维莱达挺身而出,告诉众人是自己杀了父亲,罗马人没罪,是她主动向欧道尔献身的。她呼吁:别再为了一个有罪的女儿牺牲你们的生命了,让我的死带来我们国家的和平。随后,她用金镰刀割断了自己的喉咙。

  维莱达的爱情,超越了民族之间的仇恨。在洗刷所爱之人的罪名时表现出的勇气和自我牺牲精神,使她的爱情得到升华,令人感动。不过,她的自杀主要还是为了本民族人民的安危。在贝里尼的歌剧《诺尔玛》中,诺尔玛挺身而出选择赴死的直接动因,是族人抓获罗马总督,即将把他当做供神的祭品烧死。诺尔玛提出,最好让背叛了信仰与敌人私通的女祭司做祭品,然后说出那女祭司就是她自己。罗马总督移情别恋曾让诺尔玛对他充满仇恨,可她在生死关头却表现出极大的勇气和自我牺牲精神,使她的爱情给人以强烈震撼。在她强大的爱情面前,一切仇恨都变得弱小了。罗马总督先前对高卢人的反抗十分蔑视,自称要推翻他们的祭坛,现在却与诺尔玛携手走进大火,甘愿去做祭品,献给保护高卢人的神。他对她说:“在那火堆上,将开始一个更神圣的永恒爱情。”现在他追求的不再是征服异族或建立军功,而是神圣的爱情。

  将爱情崇高化的描写,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出现了,比如在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Romeo and Juliet)一剧中,爱情超越和化解了家族仇恨。罗密欧和朱丽叶这一对情人的形象,在原先那些不同版本的故事中与梁山伯、祝英台类似,是让人感到同情和惋惜的悲情人物。莎翁则把罗密欧和朱丽叶升华到英雄的地位。两人虽有悲剧结局,可毫不让人觉得可怜,而是令人赞叹。在另一个剧本《安东尼与克莱奥佩特拉》(Antony and Cleopatra中,罗马将军安东尼为了爱情忽视职守,甚至不惜丧失罗马帝国的半壁江山,莎翁却把他塑造成一位有伟大胸怀的情场英雄。

  总之,西方文艺中的爱情观念,在文艺复兴运动中已有重大的发展和突破,到浪漫主义时期又产生了新的飞跃。贝里尼正是浪漫主义时期意大利歌剧作曲家三大代表人物之一。歌剧《诺尔玛》上演于1831年年底。身为祭司长的诺尔玛违背本民族教规和自己的誓言,与占领自己国家的罗马总督波霖内秘密相恋并生下孩子,实际上背叛了自己的民族。更何况,她还因为怕伤害自己的心上人,而一再阻止本民族采取行动抗击罗马人。但是,这些负面因素在歌剧中,主要是被用来表现诺尔玛的内心矛盾,并衬托出其爱情的强度和深度。所以,她在情人背叛自己后还能为其作自我牺牲,也就不显得突然。歌剧并没有否定高卢人抗击罗马人的正义性,但从诺尔玛的形象塑造可以看出,在浪漫主义时期的文学家和艺术家看来,崇高爱情的重要性和价值并不低于民族大义,甚至更值得歌颂。

  全剧的情节,主要围绕诺尔玛如何对待和处理情人对自己的背叛展开。她受到感情伤害后心碎欲绝的情景,被表现得淋漓尽致,感人肺腑。

  知道罗马总督抛弃自己爱上另一位女性后,诺尔玛最初怒不可遏,差点儿杀掉自己的两个孩子。后来,她向罗马宣战,要对总督施以血腥报复。这时的诺尔玛,就像是美狄亚再现。而每个有自尊心又爱得很深的女性,遇到同样情况都会产生美狄亚心态。公元前四世纪的悲剧《美狄亚》(Medea)直到现在还不断上演,这可能就是原因之一。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名著的启示
责任编辑:宋宇 | 版面编辑:宋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