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专栏

专栏|坐在艇上,世界就安静了

2019年11月30日

洛佩斯不敢奢望驾驭着赛艇就能划进大学校园,但她相信自己可以从中汲取坚韧的力量。她格外珍惜舵手位置,一定会让这个角色格外突出

专栏|要不要做告密者

2019年11月30日

面对霸凌者的欺侮,孩子们的正义感应得到明确鼓励和赞颂。除此之外,成年人不应再苛求孩子们相互揭发,让他们陷入两难的选择困境

专栏|速朽岂可得乎

2019年11月23日

知堂的记忆力细到蚁足蚊睫,记在心里的,不仅有事和言,还有过去日子暮色苍茫的气氛。所谓不动声色,常常是动到极处

专栏|与癌共舞

2019年11月23日

真正挑战靶点学说的是拐点学说,但并非取而代之,只是提倡多元开掘,两端深入,适时对话,这样就不会犯剑走偏锋的毛病

专栏|义薄钱狂

2019年11月16日

无论是公司还是房产,权属清晰是基础,拥有实际控制权是根本。钱财当前,宜当满怀敬畏之心,有所为有所不为

专栏|只缘身在此山中

2019年11月16日

蒋介石认为,抗日战争取胜的重要因素取决于“如何使中倭战争牵入欧战范围之内”,也就是使中日战争国际化,因此他对欧洲战局格外关注

专栏|足球让他平静

2019年11月02日

肖斯塔科维奇何以如此深爱足球?“那是他私人生活最隐秘的一部分,从中可以汲取快乐、青春和自由”

专栏|人为什么会被蒙蔽

2019年11月02日

对于某个糟糕的后果,最简单化的方法是找到确凿的恶人。而分析研究可能的巧合或意外,是相对困难也相对更接近真相的方法

老庄拾题|逸民与遗民

2019年10月26日

庄子的基本政治态度,用最通俗的话说是:一切权力政治,无论古今,都是黑暗的。能躲则躲,如躲不开,则虚与委蛇,反正好也好不到哪里,坏也无法更坏

专栏|有一种疾病叫健康焦虑

2019年10月26日

我们需要一场健康哲学的思辨大赛,让大众明白,“我”(个性化)的健康不能被“我们”(共性化)的健康所取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健康禀赋

专栏|白杨雨声

2019年10月26日

自然界的事物被人赋予伦理和情感的意义,个人很难脱俗。我们的喜爱、恐惧很多都没有道理,不管我们是否意识到,还是受了影响,受了牵制

专栏|浓缩人生

2019年10月19日

从最后一刻往前追溯,人定胜天是抒情,是自嗨,难逃生老病死才是实情。既然难逃,总数有限,不免会思考质和量的问题

蓝云专栏|王元化和阳光大男孩汪丁丁

蓝云专栏|王元化和阳光大男孩汪丁丁

2019年10月17日

尽管丁丁的学术成就与贡献很少有人可以比肩,但是来到先生身边,他却仿佛只是一个恭恭敬敬的大男孩。他往往端坐着,聆听先生的教诲。他是打心眼儿里服膺这位当今少见的哲人和思想家,还对先生抱有一份发自肺腑的对父亲一般的亲近

专栏|清末首创MBO

2019年10月12日

由“局”改“厂”,企业色彩渐浓。管理层收购(MBO)据说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欧美的发明,其实首创权可能是中国清末无师自通的盛宣怀

专栏|让妈妈做更多家务公平吗?

2019年09月27日

当妻子在收入上完全摆脱了对丈夫的依赖,成为一个家庭的经济支柱时,丈夫分担家务的比例却并没有相应升高,反而降低

专栏|“请给我们纯素的”

2019年09月27日

在职业体育世界里,素食观念的转变并非易事。在很多人看来,吃素只不过是个人选择,可以尊重,但真值得仿效吗?

李大卫专栏|《金翅雀》上映

李大卫专栏|《金翅雀》上映

2019年09月27日

刚刚上演的《金翅雀》再次证明,将一部小说杰作移植到大银幕,仍是一种巨大的挑战

随笔·转向|战争留下了什么

随笔·转向|战争留下了什么

2019年09月21日

令鹤见俊辅欣慰的是,战时日本不仅有转向与狂热,也有日常的反抗。在鹤见眼中,“通过生活方式互动所得的正直感,远比知识分子操弄的意识形态更具有重要的精神意义”

专栏|把生死教育这壶水烧开

2019年09月21日

在生死面前,那些半吊子彻悟的伪装者,骨子里还是难脱世俗劣根。因此,生死豁达之旅是一次思想脱毛、精神蜕变。要么涅槃,要么打回原形

专栏|生意初体验

2019年09月14日

David是创始人,其他人都是志愿者,可以无限免费玩游戏。这让我有些担心,但转念一想:初中毕业的小孩哪儿那么容易就创业成功?

专栏|乡下旧书展

2019年09月14日

“智能所受的耻辱从每个人的脸上透露,而怜悯的海洋已歇,在每只眼里锁住和冻结。”庞德和奥顿实在应该带回,就凭“靈”字和这几句诗

专栏|一声叹息

2019年09月07日

现实世界里,每一个假如都将决定着别样的剧终。因此,人生当规划,以法律与制度隔离人性边界,让法律赋予温度、让制度融入柔情

专栏|人生之最后

2019年09月07日

苏东坡、弘一法师都是傲世独立的文豪和书法家,又都是佛弟子,俩人的人生之最后,一个“著力即差”,一个“悲欣交集”,都挺耐琢磨的

专栏|重新恢复思想能力

2019年08月31日

希尔的过人之处,在于它不仅论说了少数精英思想的逻辑推演、承继与发展,还以更广阔的视野详述了被以往思想史忽视掉的“其他方面”

专栏|无效之治与不治自愈

2019年08月24日

有病治病,叫干预,满眼都是干预,叫干预主义。前者是适宜干预,后者是过度干预,也就是迷信外在技术,不相信内在潜能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胡和平 方洪波 大庆油田 交易商协会 私募债 医学生 卖座网 非洲象 e租宝登记平台 德国商务签证 社会抚养费 有其屋 寻衅滋事罪 互联网彩票 全国人大常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