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专栏作家
朱小棣专栏|旧书新思想 前浪胜后浪

朱小棣专栏|旧书新思想 前浪胜后浪

2021年03月01日

这本写于抗战烽火连绵中的文集,其思想之开阔与超前,让我惊愕,不仅远胜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知识界的反思,也更契合于21世纪的当下

李大卫专栏|艺术和权力

李大卫专栏|艺术和权力

2021年03月01日

艺术品通常属于一种脆弱而被动的存在,它可以被赞助,被破坏,而一旦其价值被确定,又会成为掠夺的对象

李大卫专栏|但丁七百年祭

李大卫专栏|但丁七百年祭

2021年02月22日

今年是诗人但丁逝世七百周年。他的家乡佛罗伦萨,还有一系列和他有关的城市,都开始举办有关的活动。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自然是在佛罗伦萨的乌菲齐博物馆

米琴专栏|《1984》& 网上“大洋国”

米琴专栏|《1984》& 网上“大洋国”

2021年02月19日

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的虚假信息和毫无根据的评论,造成大量网民认知混乱和思维能力退化。以事实为依据、靠收费才能维持的严肃职业媒体受到致命打击

李大卫专栏|维基百科20年

李大卫专栏|维基百科20年

2021年02月18日

维基百科的词条,已不再是印刷文化时代的面貌,大部分都是布满链接的超级文本。一个博尔赫斯小说中虚构的巴别塔图书馆,开始略具雏形,就像一座自带向导功能的知识迷宫,无远弗届

米琴专栏|《第十二夜》中的三角恋

米琴专栏|《第十二夜》中的三角恋

2021年02月09日

奥丽维娅在爱情上不仅没有世俗成见,而且还极有发展眼光。公爵的“舌尖”爱和薇奥拉的“脏腑”爱形成强烈反差

李大卫专栏|倒错空间的素材

李大卫专栏|倒错空间的素材

2021年02月05日

在历代艺术家当中,埃舍尔有一点与众不同,就是作品特别受到科学界推崇,然而他的生平和思想,就像他笔下迷宫般的画面,让人们不得其门而入

朱小棣专栏|文清字洁 举重若轻

朱小棣专栏|文清字洁 举重若轻

2021年01月29日

时光岁月,是涤荡一切污泥浊水、让人看清世界的终极望远镜与放大镜。而文字的生命力,也与之相辅相成。许多字,若干年后也许会发现完全可以不写。而有些字,写下了,则擦也擦不掉

李大卫专栏|数字时代的惊悚故事

李大卫专栏|数字时代的惊悚故事

2021年01月29日

一个后现代文学老兵的写作,不能在叙事过程中迎合读者,而是让他们的心理预期落空,即使作为反讽,也是约定俗成的惯则

米琴专栏|《我们攀登的山》随想

米琴专栏|《我们攀登的山》随想

2021年01月28日

“目标”不是建造完美国家,而是人性化国家。“团结”不是强求思想一致,而是不把意见对立的人当敌人

李大卫专栏|封城时期的浪漫(犯罪)喜剧

李大卫专栏|封城时期的浪漫(犯罪)喜剧

2021年01月22日

《封城》可以算是电影世界对于新冠疫情,第一次做出正面反映。作为低成本的小制作,它达到了条件允许的最高水平

米琴专栏|安东尼之狡诈VS特郎普之愚蠢:重温莎剧《裘力斯·凯撒》

米琴专栏|安东尼之狡诈VS特郎普之愚蠢:重温莎剧《裘力斯·凯撒》

2021年01月19日

和安东尼一样,特朗普用虚假“事实”煽动了一场暴乱。很多粉丝至今不愿相信,特朗普会蠢到冒天下民主国家之大不韪

李大卫专栏|他们的伦勃朗

李大卫专栏|他们的伦勃朗

2021年01月15日

艺术史上一些古典名家的身价,历经几个世纪保持稳定,荷兰黄金时代的伦勃朗,就是其中的典型

阎阳生专栏|耕耘守望者:史铁生十年祭

阎阳生专栏|耕耘守望者:史铁生十年祭

2021年01月14日

陕北农民称庄稼活儿为“受苦”。京城文人称“写作”是“耕耘”。对两者兼而为之的培育者和传播者,是我们民族“受苦”的守望者

米琴专栏|“伏尔泰名言”旨在突破思想禁区

米琴专栏|“伏尔泰名言”旨在突破思想禁区

2021年01月12日

在当前社会上普遍存在政治两极化的情况下,“容忍他人冒犯自己所珍视的想法”显得格外重要。而如何监管网上铺天盖地、给社会造成危害的假消息、谣言、阴谋论、煽动仇恨和暴力的言论等,是今天人们面临的新课题

米琴专栏|《红岩》中的“初心”

米琴专栏|《红岩》中的“初心”

2021年01月08日

“你把群众当作自己的父亲,群众才把你看成自己的儿子。”——老彭

李大卫专栏|外星人再次现身

李大卫专栏|外星人再次现身

2021年01月08日

对于奇异现象的态度,已经不是认知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朱小棣专栏|新年读旧文

朱小棣专栏|新年读旧文

2021年01月01日

曾经有人说过,要寻新思想,可以从读旧书中获取

李大卫专栏|波尔卡彩点公主

李大卫专栏|波尔卡彩点公主

2020年12月31日

我的人生是迷失在无数彩点当中的一个彩点,草间弥生这样说过,很有禅意

米琴专栏|“洋葱头历险记”作者的遭遇

米琴专栏|“洋葱头历险记”作者的遭遇

2020年12月24日

越来越多的人追求批判性思维,也将此作为对下一代教育的重点。因为思想走极端的结果就是“不能停止脚步直到掉下悬崖”

李大卫专栏|音乐里的贝多芬

李大卫专栏|音乐里的贝多芬

2020年12月21日

坦布里奇的新书《贝多芬:九曲一生》,没有传统的线性叙事,支撑全书结构的,是作曲家的九部音乐作品,用以折射其不同时期的内心状况

李大卫专栏|他们懂得太多了

李大卫专栏|他们懂得太多了

2020年12月14日

我们属于一个专业化时代。我们的信赖对象,是孜孜于细分领域的专家,至于少数博雅的通才,我们不是投注以猜忌的审视,就是当做传奇膜拜。总之,他们都是异类,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李大卫专栏|无非都是像素

李大卫专栏|无非都是像素

2020年12月10日

今天成为圈内话题的虚拟在线博物馆的破壁姿态,多少让人想到安德烈·马尔罗的想象博物馆,只是新技术的出现,让它有了实现的可能

米琴专栏|《皇帝的新装》和“选举舞弊”

米琴专栏|《皇帝的新装》和“选举舞弊”

2020年12月10日

特朗普总统没有“皇帝”的权力,只能采用“裁缝”的高招。然而,为选举层层把关的官员和各级法院的法官,都做了“说真话的小男孩”。特朗普的结局与皇帝截然不同

米琴专栏|莎剧《维洛那二绅士》中的“渣男”

米琴专栏|莎剧《维洛那二绅士》中的“渣男”

2020年12月04日

仆人郎斯的“实在爱”比青年绅士的“激情爱”更靠谱、更长久

热词推荐
刘志庚 存贷比 中央委员 奥朗德视察航母 杨鲁豫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从0到1 阿根廷总统 东部战区 渐冻症 电e宝 全国人大常委会 胡和平 内蒙古银行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