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时势比人强 时势催人老

2017年01月20日 10:5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2014-2015年间的热门话题,和人们憧憬的变化,与我们今天站在2016-2017年关交替的当口,所感受到的火辣热爆现实,已经拉开了完全意想不到的距离
资料图:《大变局—对话中国热点问题》

  朱小棣|文

  财新文化专栏作家

  手上一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5年3月出版的《大变局—对话中国热点问题》,引起了我的兴趣。内容是《新京报》编辑部在2014年派出的记者,与五十余位“活得开敞、真实、努力的朋友们一起围坐”,采访对话以后,编成的一本访谈录。能够在美国小镇的公立图书馆书架上,看到这样应景时髦的书籍,真让人感到一种世界真小和与时俱进的兴奋。

  全书把当时中国的热点问题,一一归纳在改革反腐司法、行政、地域、文化、经济、生活、未来,这样几个标题框架下。匆匆一瞥,俨然已经让我隐隐感觉到,岁月飞奔,时不我待。时势比人强,时势催人老。 社会热点,也都在火速变化之中。2014-2015年间的热门话题,和人们憧憬的变化,与我们今天站在2016-2017年关交替的当口,所感受到的火辣热爆现实,已经拉开了完全意想不到的距离。 

  首先脱节的是,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社会热点显然已不甘寂寞于国内问题。沸沸民意,早已追踪国际变局,拉开了龙腾虎跃争上游、不获全胜不收兵的架势。同时,夹杂在这股昂扬气势中,更有一股暗流涌动,蠢蠢欲发,令人不安。因而当我打开书来,看到开篇第一章文字,由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谈论贪腐高官与党是对抗性矛盾时,直接惊诧于他的第一段话,甚至是第一句话。

  胡德平当时是这样开篇的,“今天我国不管是肯定、拥护改革事业的人,还是否定、反对改革的人,都会对1978年改革的源头、改革初期取得的成就,达成相当程度的共识”。而回顾2016年,恰恰正是在这一点上,发生了极大的变异。直到5月17日凌晨《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前夕,某些社交网站和自媒体上还在广泛流传这样的言论,要求推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以及后来在六中全会上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也就是说,有些人企图把人们对今日现状的一切不满,统统引向对改革开放源头的彻底否定,还竟然颇得一些舆论市场。幸有顶层领导,放下定海神针,暂时顶住惊涛骇浪,让中国这只巨型航母,继续远洋。  

  回头再来说说看书中的经济对话,显然都还在拘泥于探讨GDP增长下滑,跌到7.5甚至6.5以后怎么办,以及所谓的“新常态”。然而此后的一年多里,中国经济,已然驶过了那个港湾,大家热门讨论的话题,也已转变为更带正能量的什么“供给侧”改革和“一带一路”。尤其是书中当年根本无法预测到,如此重大的国际风云变幻,从南海风波,到英国脱欧,再到美国特朗普上台。这一系列的国际变化,势必将把中国经济拖入更加变幻莫测的境地。也大概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罗胖的跨年讲话,能够成为新年到来以前的一个小时里,全国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

  当然,也还有那些看起来不变,或是得到继续深化的主题。书中的“生活”篇章,就是以“大雾霾与小小康”为题。今日里,雾霾已成了醒目大标题,小康则早已让人难以继续介意关注。书里还有褚时健的一篇,“我一辈子都要干事情”,标题还算贴近本意。而曹德旺的一篇,“别叫我首善”,已经完全不是他上今日头条的原因。书中关于司法、行政、反腐的对话,当然今天还会要继续。而远比书中讨论更为精彩的,却是聂树斌案和雷洋案的戏剧性进展以及斑斑现实。再看下一章的标题,竟然叫,未来:面对面看不见你。顿时让我莞尔于雾霾的现状,以及罗胖跨年演讲的大部分内容。

  当然,我所最为关心的还是教育与文化问题。可惜书中连教育的边都没有沾,而“文化”这一章的标题,竟然是“真文化与假文化”,头一眼就没让我看明白。后来才知道,说的是文化产业化以后,所带来的质量与真假问题,以及儒学在2014年的“复兴”。请来进行对话的,依次包括了冯骥才、麦加、钱理群、杜维明等人。恕我直言,虽然他们都是我羡慕、佩服、和敬重的文人学者,我却更加欣然于接受,几部我所喜爱的电视连续剧,都同时成为了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市场上最为叫座的片子,《伪装者》、《琅琊榜》、《欢乐颂》。

  这些片子能够拥有如此众多的观众,这一事实本身,就让我感觉到,既不用面对文化产业化以后的泥沙浊水而杞人忧天,更不屑于去管它,儒学到底是否还能复兴。只要社会能够持有《欢乐颂》里的人性,我已心满意足。何况还有熟人向我指出,其实我父亲身前不仅仅是过去的《渡江侦察记》、也是现在《伪装者》里的真实生活原型之一,让我再次为他感到骄傲。只要我们大家,都还对《琅琊榜》里的丑陋人性,随时保持着应有的警惕,我们的社会,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