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我们是谁?

文|杨奎松
2015年12月11日 10:00
太过执着于“我们是谁”,往往容易在人世间造成越来越多的族群隔阂和冲突;多问一点“我是谁”,或许更能使人与人之间多些理解和同情
作为中国古代军事防御工程的长城,常被视为是华夏文明的象征。

  文|杨奎松
  历史学者

  说来惭愧,十几年前读乔斯坦·贾德那本《苏菲的世界》的时候,我对书中一上来就提到的“我是谁”的问题,还从没有考虑过。倒是因为刚刚看过成龙的一部叫《我是谁》的电影,让我对这个问题开始有了些兴趣。当然,套用笛卡尔“我思故我在”一语,成龙在电影里寻找的那个“我”,是笛卡尔所说的那个“我在”之我;小说中苏菲思考的那个“我”,则是笛卡尔所说的那个“我思”之我。用“五四”时期人们常说的,前者是 “物”与“肉”的问题,后者是“心”与“灵”的问题,两个问题不在一个量级上。

版面编辑:刘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