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评论 > 正文

昆德拉老矣

2015年07月03日 17:48 来源于 财新网
讽刺散文加小说叙述、自传及史实片段混合自由幻想,这些“元叙事”风格要素,曾经迷倒无数文艺中青年,但如今已成历史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二十年前,笔者在北京的一次烧烤聚会上,遇见几个衣着相当个性化的中年人,不时会对过往的陌生人蔑视几眼。从话题不难听出,他们和巴黎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知道吗?昆德拉最近出了新小说,还送给我一本。写得太深刻了!”其中一位忽然说到,同时把眉毛耸到发际线那么高。那种表情,您懂的。

  笔者年轻时爱看小说,但基本都是《四大名捕》、《侏罗纪公园》、《傅科摆》一类惊险读物,不怎么接触情怀范儿的作品。昆德拉的书,只看过一美国人改编的电影《沉重浮生》,讲布拉格之春前后,一个医生的遭遇,看得心里挺难过的,尤其是主角的狗被安乐死的时候。因为听说是名著,于是查了一下原作者的背景,发现其实国内早就介绍过。记得上世纪70年代后期,一本关于东欧政治的内部出版物里,提到捷克有个小说家,名字翻译成“孔德拉”,1967年爆发“六日战争”的时候,在高压气氛下公开声援以色列,结果被官方作协开除会籍,感觉挺酷的。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王文远
推广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