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丰乳肥臀”的含义——莫言小说题解

2012年11月07日 18:12 来源于 财新网
小说中涉及到丰乳肥臀的描写,都与男人对待女人的态度有关

  【名著的启示】(财新文化专栏作家 米琴)莫言的小说《丰乳肥臀》(1995)一经出版,其题目就引起热议。很多人指责选此题目是商业炒作,是“媚俗”,那自然是因为题目引起了“色情”联想。后来作者解释说丰乳肥臀象征母亲和大地(《<丰乳肥臀>解》,《光明日报》1995年11月22日)。显然这个解释不具说服力,更何况作者在修订版后记中又说,他写那篇辩解文章是违心。而且,作者的主观意图和作品的客观效果,也往往不是一回事。“丰乳肥臀”是女性生理特征。实际上,小说中涉及到丰乳肥臀的描写,都与男人对待女人的态度有关。

  看了小说第二章就会明白,“丰乳肥臀”的第一个含义是:女人被当成“生育工具”。远古时代肥臀丰乳就象征生殖能力。小说第一次用“丰乳肥臀”这个词,就是形容快要分娩的上官鲁氏,也就是小说的女主人公。她还不到四十岁,已经生了七个孩子,因为没完成生儿子的任务,又怀了第八胎。她怀的双胞胎又难产,身体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在那个漫长的生育过程中(从第二章延续到到第九章),上官鲁氏的公婆和丈夫都没把她当人,而只当成纯粹的生育工具。她在家的地位,还不如那头也同样在难产的黑毛驴。

  这还不是发生在她身上的最残忍的事。实际上,她丈夫没有生育能力。她婚后三年没怀孕,受到公婆种种侮辱和虐待,甚至被丈夫打得遍体鳞伤。为了改变她的绝望处境,抚养她长大的姑姑,强迫自己丈夫与她发生了关系。因为生的是女孩儿,她仍然受毒打。从此,她就不断借种生育。生了第七个女儿的时候,丈夫竟然用烧红的铁块烙她的阴处。第八胎是龙凤胎,其中的男孩儿金童就是小说的男主人公。不过,孩子生下来时,上官鲁氏的公公和丈夫被日本人打死,婆婆也受重伤,成了脑体俱残的废物。她在家里所受的非人待遇,是否会因为生儿子而改变,我们也就不得而知。总之,小说要强调的是,上官鲁氏被当做“传宗接代生育工具”这一点。

  从第十一章起,“丰乳肥臀”又有了第二个含义,那就是“性对象”,或者,不如说是男人发泄兽欲的对象。在这一章里,杂牌抗日游击队鸟枪队的五名队员,先是对上官鲁氏的丰乳肥臀动手动脚,接着就轮奸了她。她好像也没受到特别大的精神刺激,原来她的第七个孩子就是被另外一组国军大兵轮奸的结果。鲁氏的几个女儿,因为也都有“胸脯高挺、屁股膨胀”(第十一章)的傲人身材,走到哪儿也都有男人“鬼火的眼睛”盯着(第16章)。金童的三姐遭到孙哑巴奸污,乳房上留满了前者的牙印(第十六章)。后来,大姐又成为孙哑巴性虐待的对象,身体被糟蹋得鲜血淋漓(第四十章)。而五女儿的乳房也被蒋政委“啃成了糠萝卜”(第十八章)。书中对强暴最瘆人的描写,是第四十三章中,炊事员张麻子对七姐进行的那次。大饥荒时期,张麻子“以食物为钓饵,几乎把全场的女右派诱奸了一遍”。七姐是其中最漂亮的,曾是医学院的校花。

  看到这些描述,我不禁想到“红颜薄命”这个中国成语。那是因为,在我刚看完的一本纪实小说《面对着生活微笑》中,一位母亲在谈到朋友的漂亮女儿被其部队首长强奸时,就发出了“红颜薄命”的感慨。如果这位母亲看了《丰乳肥臀》中那些令人发指的有关强奸的描写,她一定不会想到这些兽性男人的牺牲品是“红颜薄命”,甚至可能会对“红颜薄命”的观念产生极大反感。

  在上官家,另一个男人的牺牲品是四姐。在逃难过程中,为了让濒临饿死的母亲和弟妹活下来,她只好卖身当妓女。她被折磨得未老先衰,还得了浑身溃烂的病。妓女是最典型的男人发泄性欲的工具,只不过嫖客和强奸犯的行为,还是有所不同。书中重要人物之一司马库把女人当性狂欢的对象,不仅娶了四个老婆,还到处沾花惹草,实际上和嫖客的心理也无大异。总体来说,他们都没把女人当有思想、有感情、有尊严的人,而只当成性对象或娱乐对象。临刑前,司马库还大喊“女人是好东西”(第36章)。可见,他根本没把女人当人。

  “丰乳肥臀”的第三个含义是:女性器官被当成玩物或被物化。这集中体现在小说男主人公身上。本来,母亲给婴儿喂奶的情景,是一副美丽、动人的图画。母亲的乳汁,是婴儿维系生命的源泉。但是,在上官鲁氏给小金童喂奶时,却老有一只毛茸茸的手伸过来,和小金童争夺母亲的乳房。这使小金童产生了极大的焦虑感和危机感。结果,他得了恋乳症。除了不能断奶之外,他还对女人的乳房产生了独特癖好,并成为一个鉴赏乳房的专家。对他来说,最大的乐趣是抚摸各种各样的乳房,也就是把玩乳房。但是,他对女人没有丝毫的欲望,或者不如说,在他眼里没有女人只有乳房。他把乳房形容为“白鸽”“宝葫芦”“瓷花瓶”等等,称他六姐的乳房“是用玉石雕成的、绝代的好宝贝”(第二十一章),还给乳房分出上品下品等类别。总而言之,他对乳房的态度,与古玩收藏家对待古董的态度别无二致。到了九十年代,成为韩国富商的司马良回老家后,出钱雇了大批女人来让金童过摸乳房的瘾。金童不亏是专家,还能模出用化学填充物制造的假乳房。之后,司马良聘请金童任乳罩店老板。从此,乳房又变成了赚钱的工具。金童编写的广告词大肆吹捧乳房,把乳房的地位升高到无与伦比的程度。比起那些糟蹋女性乳房的兽性男人,金童似乎走到另一个极端。实际上,他也没把女人当成有思想、有感情、有尊严的人。

  金童的父亲是一位瑞典牧师。由于金童的混血儿身份,一些小说评论者认为这个人物体现了中西文化的结合。比如,有人形容他是“中西文化结合后产生出来的怪胎”(莫言:“我的《丰乳肥臀》——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还有评论说,“混血儿上官金童就更具有中西结合的文化意义”(张清华,《十年新历史主义文学思潮回顾》,《钟山》1998年第4期)。不过,这些评论都没详细解释,金童怎样体现了中西文化的结合。

  说到中国文化传统,金童把玩乳房的行为,让我联想到冯骥才在小说《三寸金莲》中描写的那些男人把玩小脚的变态行为,但似乎又有所不同。佟玉洁在《图像学中女性器官说》一文中提到:“被誉为‘评花御史’或者‘香莲博士’的清代的封建文人方绚,在他的《香莲品藻》中,极力渲染三寸金莲的美学价值,认为‘三寸金莲’无论从外形、手感、还是美丑的关系上,有‘五式’‘三贵’‘九品’之说。封建男性对三寸金莲如此着迷的病态,就在于三寸金莲是性征化了的女性生殖器官。……旧体制下的三寸金莲是男性社会把玩的性征化的器官,自然也进入了虐恋的视野,成为虐恋的产物。”金童虽然也从外形、颜色、手感等方面把乳房分了类,但他对乳房着迷,和这些男人对小脚(女人受残害的象征)着迷似乎不能等同。而且,金童的着迷也跟性无关。特别是,他还很反对和裹小脚有些类似的乳房填充术。所以,很难说金童体现了中国文化传统。

责任编辑:宋宇 | 版面编辑:宋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