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文学
给xx的信,兼致故乡

给xx的信,兼致故乡

2018年04月21日

不再近乡情怯,是因为经过漫长的痛苦的撕扯,我总算明白了自己与老家的真实关系,也寻找到了那些曾让我不安的源头。一切,都是因为一个“故”字

格言的网罗

2018年04月21日

汉语的流行格言,孔子一个人的贡献,足有几十条,没第二个人比得上。我们说孔夫子影响中国,这是因素之一。而孔子有时招人恨,这也是因素之一

作为“情人代理”的唐明皇 ——从《长恨歌》到《长生殿》

作为“情人代理”的唐明皇 ——从《长恨歌》到《长生殿》

2018年04月19日

“七夕密誓”的虚构情节几番演变,唐明皇的情人形象也一再变更

性侵受害者经历五重暴力

性侵受害者经历五重暴力

2018年04月14日

为什么性侵受害者总觉得别人永远无法明白自己的故事,乃至要以死亡来表达?因为她/他/Ta们要大家承认自己被伤害的事实,却不是要大家去追究细节。追究细节几乎都是加深创伤的过程

肖恩•潘的小说处女作

肖恩•潘的小说处女作

2018年04月08日

作者借杀手之口抱怨当今的美国,“早已不是生下我的那个美貌姑娘”。但他无力探讨美国国势一路至此的深层原因

《再别康桥》:来也悄悄,去也悄悄

《再别康桥》:来也悄悄,去也悄悄

2018年04月04日

诗人所以沉默“不能放歌”是精神上受到压迫。而一个“不能放歌”的诗人,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呢?

快乐的德国房东

快乐的德国房东

2018年03月31日

老太若还健在,应是112岁的人了。在她生命的第87个年头才出现的“小亚洲”,终究也只是个过客。借用她的语式说:我们有谁不是上帝送来的过客?

睡眠研究之父:有多认真就有多疯狂

2018年03月31日

两位科学家在猛犸洞的冰冷壁岩包围中整整生活了32天,为了考察这样一件事——人类有否可能将作息周期从每天24小时改为28小时

论语拾题|知识的重负

2018年03月24日

孔子成功了吗?看来是。他享受自己的成功吗?不好说。孔子一生,一大遗憾当是无人可与砥砺切磋。没有精神上的对手,来迫使他处于自我辩驳之外的境地

“救世主”归来

“救世主”归来

2018年03月24日

我并没有经历过外部的巨大打击,所有的摧残和伤害都是自己制造出来的。我认识很多饱受抑郁折磨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无法与自己和睦相处

“憎女情结”的传神写照——李敖的《上山·上山·爱》

“憎女情结”的传神写照——李敖的《上山·上山·爱》

2018年03月23日

如果作为小男生的性启蒙书,这两部小说都存在严重误导

少年自救——从《蝇王》到美国校园

2018年03月15日

发起和参与这场运动的中学生表现出极大的勇气和智慧。有报道称,人们从这些即将进入选举年龄的青少年身上看到美国的希望

缝缝补补的故乡

缝缝补补的故乡

2018年03月03日

我因为痛恨处理这些琐事,早已选择了无视。但是二弟总觉得责任在肩,勉力支撑了几年,到今年也终于撑不住了:哥,怎么办,我们这一大家子人怎么办

假如世界由女性统治

假如世界由女性统治

2018年03月02日

在小说中想象,女性代替男性执政,能否改进或重建人类社会?

生命诚可贵——莎剧主题之一

生命诚可贵——莎剧主题之一

2018年02月22日

民众以无限崇拜的心情仰望着他们的英明君主;莎翁看到的却是君主们视生命为草芥的冷酷残忍内心。而最天才的君主也有最高超的手腕激励民众的牺牲精神

金钱不能买到第一流知识

金钱不能买到第一流知识

2018年02月10日

一流的知识只能免费,这是因为它只吸引少数能够理解它的人。这些人是最可宝贵的,他们投入的理解力和理解一流知识的艰辛,价值远远超过任何付费知识的市场价格

语言也要“讲出身”?

2018年02月10日

若一定要正本清源查“血统”,一定要把带有殖民色彩的“外来语”统统扫地出门,我们现在几乎无法开口说话

什么才是人性

2018年02月10日

人和复制人的本质区别何在?当然不是思维。逻辑思维上,电脑比我们强大百倍。按《银翼杀手》的说法,是情感。情感是一切的基础和开端

银发潮涌,我们准备好了吗?

银发潮涌,我们准备好了吗?

2018年02月10日

善终应成为一项权利,一项福利,让绝大多数人都能通过安宁和缓的医疗通道,有尊严、少痛苦、更愉悦地步入往生之途

信仰与人性——陀翁小说主题之一

信仰与人性——陀翁小说主题之一

2018年02月09日

小说中的人物的信仰都以人性和道德为代价。这种信仰所带来的只能是一个更坏的社会。 而那些善良人因为这种信仰泯灭了人性,是因为他们已成了思想的奴隶

发现汤姆——神奇的收藏家与弗洛伊德的天才外甥女

发现汤姆——神奇的收藏家与弗洛伊德的天才外甥女

2018年02月03日

一个童话世界里的百宝箱被打开了,汤姆的艺术遗产终于结束了白雪公主的长眠。她不会再被遗忘一次了

黑暗中的分子生物学家

黑暗中的分子生物学家

2018年01月14日

人类必须决定自己怎样活着、怎样行动。一个以知识、创造力和自由为最重要价值的世界才能最大地促进人的潜能

《挪威的森林》:性泛滥的深渊

《挪威的森林》:性泛滥的深渊

2018年01月11日

渡边主要是迷恋直子的身体,根本没领会直子对他的深情

母亲在远方

母亲在远方

2018年01月06日

经常会想到这样一个场景:有人敲门,母亲来了。她已经老了,老到无人愿意照料,只有投奔她惟一的儿子。我也准备好了迎接她的第一句话:娘,您回来了

父权的黄昏:谈美国反性骚扰的潮流

父权的黄昏:谈美国反性骚扰的潮流

2018年01月04日

对性骚扰的自觉曝光,受害者观念的转变,不是一朝一夕的变化。它是一个累积效应。哈维•温斯坦的性侵被曝光,可以说是这一观念变化的分水岭

“丧文化”和集体焦虑

“丧文化”和集体焦虑

2017年12月30日

一个充满进步叙事的时代,通常是全民青春的景象;一个社会“向下流动”的时代,自然是全民衰老的症状

“娜拉出走”的百年之争

“娜拉出走”的百年之争

2017年12月29日

一百年后,《玩偶之家》的中国导演们似乎认为男女平权问题在中国已经解决了

余光中一生留下的最后一课

余光中一生留下的最后一课

2017年12月23日

他一生写过不少动人的抒情诗,特别是《乡愁四韵》等已成经典。但他一生中有不能碰触的三个字和不能朗读的一本诗集,却是永远的痛

梁鸿:断裂时代的痛与爱

梁鸿:断裂时代的痛与爱

2017年12月20日

一整个阶层无法被包容到整体的社会结构里。就像我的婶子,她的痛苦只能作为农民工问题来被表述,无法拥有一个独立的价值,这是非常大的误解

我的普林斯顿情怀

我的普林斯顿情怀

2017年12月16日

当年沿着那条蜿蜒“狐径”,我一点点走近前辈的精神世界。读书、作文、做人,自知难以臻达那个境界,却已印下足迹,就这样走过了将近三十年

美人计:朱迪斯与西施比较

美人计:朱迪斯与西施比较

2017年12月15日

朱迪斯成为女人战胜权势男人的象征,西施则因成为权势男人的牺牲品而得到同情

诗坛翘楚余光中

诗坛翘楚余光中

2017年12月14日

当我死时,祭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作家梁鸿:写梁庄我才刚刚开始

作家梁鸿:写梁庄我才刚刚开始

2017年12月09日

2017年冬天,梁鸿出版了第一本长篇小说《梁光正的光》。十年过去,关于乡村她更加困惑。新书探讨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人总是活得如此艰难?

一个世界主义者的自我批判

一个世界主义者的自我批判

2017年12月02日

你相信人们拥有选择的自由,同时你又相信,自己比人们更清楚什么是更好的东西,否则何以承担知识人教化众生的责任?这是一切公共知识人的内在矛盾

罗朱之恋与“爱情圣地”

罗朱之恋与“爱情圣地”

2017年12月01日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尽显辉煌壮丽,而所谓的故居则让人联想到丑恶的性骚扰

三说阿城

三说阿城

2017年11月18日

正话反说很危险,底子薄,心里虚,说出来就一塌糊涂。但是阿城底子厚,心里实,不怕。阿城的迷人,恰恰在一个“耍”字,也就是刺,玲珑只是面子

《玩偶之家》:娜拉的爱情幻觉

2017年11月17日

此剧的主题之一就是很多女人对男女之间关系都会产生的误会

来哈佛参加一场跨党派午餐会

来哈佛参加一场跨党派午餐会

2017年11月04日

人们坐下来,带着点知道真相之后的尴尬,带着点释然,带着点谅解,然后举杯:生活并不是只有黑和白。即便你想用自己的观点说服别人,最好的办法也是:留下来,喝一杯

堂屋

堂屋

2017年10月30日

家里木头的东西都是这样,随处在用着,却不轻易让你心里疼。轻易让人心疼的,就待不久了

带上帕金森一起旅行

2017年10月16日

只有身临其境才会感受到,现代建筑国际会议把宪章的最后签署,从繁华的利马转移到马丘比丘山顶,是意味深长的

量子空谈

2017年10月09日

佛门悟“空”,就是要以超然之态,静待外境。何为外境?借庄子的话讲当是“无何有之乡”——立乎不测,游于无有的逍遥之境

石黑一雄处女作《远山淡影》:回忆是我们审视自己生活的过滤器

石黑一雄处女作《远山淡影》:回忆是我们审视自己生活的过滤器

2017年10月05日

我喜欢回忆,是因为回忆是我们审视自己生活的过滤器。回忆模糊不清,就给自我欺骗提供了机会。作为一个作家,我更关心的是人们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而不是实际发生了什么

2017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何时应当回忆,何时不如遗忘

2017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何时应当回忆,何时不如遗忘

2017年10月05日

这也许是一种隐喻,反映的是我们所在的世界中某种复杂、微妙得多的东西:我们的记忆是通过媒体、大众娱乐、历史书籍和博物馆来控制的

日裔英国小说家石黑一雄获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

日裔英国小说家石黑一雄获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

2017年10月05日

瑞典文学院的授奖词评价:在我们与世界融为一体的幻觉下,他在情感力量巨大的小说中,为我们揭示了一道深渊

非虚构作家阎海军:为沉默的村庄发声

2017年09月25日

我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绑在一起的,我无法完成一个家庭的彻底城市化,这个国家也难以让全部农民都城市化。所以行不通的路就得换个思路,绕着走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