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当大象退场

2017年01月19日 10:4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动物权益意识代表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马戏团和大象的关系,反映了这个进步过程
资料图:美国玲玲马戏团的大象在街头巡回表演。 视觉中国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去年刚一入春,玲玲马戏团在布鲁克林老区的巴克莱斯中心,做了最后一次全配置演出。这是该团的大象队伍,最后一次出现在纽约。没过多久,它们便全部退休,转到佛罗里达新建的退休农场,享受余生。但它们不会无所事事,因为需要配合一项有关癌症的研究。有专家发现,象似乎天然对癌免疫。夜间,它们也会被铁链锁住,只能蹲卧转身,以防乱跑伤人,或是越界偷吃彼此配给的食物。

  两个多世纪以来,马戏团大象每年进城游行,早已成为纽约的传统。特别是玲玲马戏团。珍珠港事件后不久,美国全力投入二战,该团仍然联手乔治·巴兰钦的市立芭蕾舞团,举办大型演出。来自俄国的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写了那首著名的《马戏波尔卡》,成为当时重要的文化事件。他们的明星大象用长鼻子,一次次托举起芭蕾舞团的当红舞姬。当年这些大家伙进城,还要先从布朗克斯搭乘火车到曼哈顿,再列队游行到麦迪逊花园广场。曾有一次,一头象意外撞开车门,几次想用鼻子把门重新拉上,都没成功,开出的列车只好停下,造成晚点。

  这一切已是历史。玲玲马戏团刚刚宣布,“人间巨献(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也就是该团拥有146年历史的招牌节目,将从今年五月起退出表演市场。消息传出,舆论哗然。尽管已是昨日黄花,但在娱乐产业进入影像和主题公园时代之前,玲玲马戏团早已深刻烙入美国的社会文化记忆,就像水牛比尔一样,而且不那么昙花一现。出现这一局面的原因,首先是运营成本暴涨,尤其对于一个自备火车,四处巡演的团体。由于没有固定基地,单说演职员工子女的入托上学问题,就要很大一笔开销。

  公众的口味变化,动摇了很多演出行业的市场基础。伴随着各种便携式移动终端的出现,数字化、虚拟化和社交化的新型产品,除了普遍强化了人们的自恋倾向,也在快速缩短注意力的维持时间。正如马戏团老板菲尔德所说的,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时代。再有就是,随着动物权益意识的普及,役使动物从事繁重的表演,特别训练它们做出违反天性的炫难动作——特别是大象——被视为不可接受的残酷行为。

  在美国一些城市,使用钩杆驯控象只被定为非法,其中就包括洛杉矶,这个娱乐业重镇。而且养象的成本相当可观,每头每年要花掉数万美元。各方压力之下,玲玲马戏团尝试与时俱进,比如让大象队伍提前退役,甚至编排没有动物演员参与的纯人类演出。但市场证明,没有大象的玲玲马戏团,票房号召力一落千丈——该团就连出售碳酸饮料,杯盖都要做成象头的形状。人们也不需要另一个太阳马戏团,何况竞争力尚有不如。

  动物权益意识代表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马戏团和大象的关系,反映了这个进步过程。1861年,一头名叫金宝(Jumbo)的幼象在非洲被捕获后,送进巴黎植物园后,又转运到伦敦动物园。后来它被卖给玲玲马戏团的创建人之一巴农。成为明星,只让金宝受到的压榨变本加厉。直到死于一次火车事故,它的遗骸还被制成标本,四处展示牟利。今天发生的进步,本是历史的要求,但也标志着美国社会的裂痕。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