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肤色的界线

2017年01月10日 11:06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种族主义的问题不仅限于演艺圈,在文学艺术领域也有黑暗的表现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巴黎左岸,靠近植物园的码头边上,常年泊靠着一艘驳船。船体内部早已改装成游泳池,起名叫做“若赛芬·贝克”。贝克是上世纪的非洲裔明星艺人,出生在美国的圣路易市,那座有名的不锈钢大拱门,就在那里。因为不愉快的家庭状况,再加上天然的演艺才华,她小小年纪就背井离乡,跑到纽约寻求发展。

  那时候的美国,种族主义问题极为严重。作为一个黑人,她只能做群众演员;偶有独舞,也是充当搞笑的丑角。所幸世界很大。能歌善舞又相貌美艳的贝克漂洋过海又去了巴黎,在香榭丽舍剧院一夜成名后,在九区的女神演艺厅开始了她的演艺传奇。这家娱乐场所的国际名气,主要来自爱杜瓦尔·马奈那幅画。而贝克则赶上了“爵士乐时代”。那是巴黎的另一段黄金年月,充满两次大战之间的纸醉金迷,声色犬马,各路先锋派艺术,还有文学、电影,都在这个繁荣的市场催化。伍迪·艾伦的《午夜巴黎》,也把那个时代设置成穿越的目的地。

  依照当时的标准,巴黎最大的美德还是宽容,对人的肤色没有那种传统清教社会的敏感。也是这个原因,美国不止一代非裔天才来此发展,包括后来的小说名家詹姆斯·鲍德温。这是一个同性恋者。所以巴黎式的宽容,也表现在道德方面。至于贝克的成功,也有色情暗示、异国情调这些因素。物化女性当然是一个问题,但那还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对于自己的这一传统,巴黎人似乎至今仍引以为傲。就在靠近铁塔的布朗利码头美术馆,有个题为《色线》的展览,回顾这一段历史。

  “色线”指的是肤色的界线。这个词的发明者,是十九世纪领导黑人废奴运动的领导人,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展览开宗明义,指出二十世纪的最大问题,就是这条肤色界线。这这段判语只是放在西方才更显贴切,虽然东方各国也有排斥他者的问题,当更像是社会心态,而非政治化的意识形态。展览回顾的历史,从美国内战结束后开始。北方取胜的结果之一,是蓄奴制度的取缔,然而种族之间那条不可逾越的分界,却继续存在于社会的方方面面。表现在文化娱乐领域,就像若瑟芬·贝克出国之前经历的那样。

  二十世纪初,黑人文化在纽约哈莱姆文艺复兴运动期间大获成功,那种根深蒂固的歧视,也没用实际的改观。种族主义的问题不仅限于演艺圈,在文学艺术领域也有黑暗的表现。据策展人达尼埃尔·苏蒂夫介绍,《色线》展出的很多非裔画家的作品,长期不能展出。其中最受观众瞩目的,是阿伦·道格拉斯的《走向禁锢》。画中描绘的是殖民者的奴隶贸易——一群戴着镣铐的黑人,正从非洲的密林走向海边扬帆待发的贩奴船。

  还有很多非裔艺术家的成就没能获得应有的认可,从抽象表现主义运动的诺曼·刘易斯,到更加写实的雅各布·劳伦斯。威廉·约翰逊的《哈莱姆月光》的标题充满了浪漫情怀,技法融合了欧洲现代画风和原始木雕的影响,然而画面中的场景,却是警察对黑人施暴。大卫·哈蒙斯的《非洲美国旗》或许让人联想到约翰斯笔下的星条旗,但他却用红绿黑的色彩组合,重构了这个偶像般的象征物。

  眼下恰逢美国第一位非裔总统任期届满,这个展览选择的时间点,或许会引起不少联想。至于揭露历史暗疮是否伤严重害到美国人民的感情,应该还不至于吧。布朗利是近年建成的一座全新博物馆,用于介绍亚、非、拉美、大洋洲原住民的文化艺术。酷炫的建筑造型和内设出自名家让·努维尔之手,构成一个奇异的想象空间。顺便多说一句:北京在建的新国家美术馆,也是努维尔的设计。

  这项工程来自前总统希拉克的推动。就像美国总统下野后兴建图书馆,保存其政治遗产,当代法国总统喜欢兴建博物馆。蓬皮杜中心、奥尔塞美术馆、卢浮宫扩建,都是这方面的例子。该馆的出现并非没有争议,包括对于少数族裔文化的态度,但至少,那些欧洲传统之外的艺术品,不用继续呆在非人文类的自然博物馆了。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