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超现实主义的重口味菜谱

2016年11月27日 21:00 来源于 财新网
弗洛伊德试图解释梦境,而达利则徒劳地重建梦境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牙是领略哲学的最佳工具,画家萨尔瓦多•达利这样谈吃。很多创造性人物奋斗到晚年,喜欢回忆自己的生平经历和感想,弄得不好,会有鸡汤之嫌。达利也谈人生,但又不限于此。他写了一本食单,里面编入一百多道他和妻子加拉设计的怪异菜色,还有他招牌风格的插画,继续他耸人视听的事业。那是1973年的事。最近专事艺术图书的塔申出版社重印此书,恰好赶上圣诞季将至,人们纷纷购买礼品书,又让这本豪华印刷品畅销起来。

  作者开宗明义,劝告那些反卡路里教信徒最好不要碰这本书,因为他们繁冗的清规戒律,把享受变成了忍受。这也难怪,但就入口的部分而言,达利发明美食受到法餐不少影响,而且研究过巴黎一些有名的餐馆,像银塔、蓝火车,还有曾在北京成为重大新闻的美馨,也就是马克西姆。再怪异的创意也不能离开现实依据。不过书中更多菜品比较视觉中心。它们毕竟出自一个视觉艺术家的想象。考虑到此人的实用设计作品,也常带有反功能的倾向,包括使用毛皮做为浴缸内部的贴面,甚至做成咖啡杯。

  国内开始介绍达利,大约是在文化解冻初期的70年代末。当时有篇文章介绍这位怪才,说他曾在一家昂贵的餐馆,要求主厨为他烹制一份孔雀毛配高岭土。当侍者把一盘按他要求炮制好的混合物端上桌,他居然煞有介事地细品慢咽地享用那份东西。此举让我们这些老土感佩得五体投地,估计也能让他成功登上娱乐版头条。现在我们知道达利发明过一道菜,用了整只孔雀的标本。根据当年的报导,达利夫妇喜欢在猴子出没的饭厅,宴请奇装异服的宾客,还把食物装在拖鞋里。

  曾经自开脑洞,设想达利会怎样把蜗牛弄熟。填进弹壳里?这本书中的答案是他把蜗牛,当做牛肉柳的填料。这个把时钟画成半熔体的家伙,偏爱软质材料,倒是顺理成章的事。他也喜欢把食材加工成人体的某个部分,以增加食物的情色因素。在这本名为《加拉的餐宴》的书中,催情受到了特别的强调。这也是一个超现实主义者的本色表现。现代心理学阐述的性欲压抑,在达利这批艺术家那里,被关注,也被曲解。弗洛伊德试图解释梦境,而达利则徒劳地重建梦境。

  达利的宴席,就像他的其它作品一样,走的也是巴洛克式路线。至于它们瞄准的兴奋点,更多是在味蕾还是视网膜,那是另一个问题。根据他介绍的菜式,可以进一步确定他对龙虾的兴趣。这让我们不禁联想到,伦敦南岸的泰特现代美术馆中,那部达利1936年创作的龙虾电话机。这里不妨设想一下,如下几款菜点依次上桌,包括千年老蛋、旭日鳗鱼、田鸡馅饼(这个偏向怀旧,以达利的标准,虽然配料比较繁琐),再用一种特制鸡尾酒佐餐。这款酒精特饮的基底是白兰地,再加姜和几内亚尖椒。

  不管节日期间,摆上这样一餐宴请亲友,究竟是否妥当。它至少证明先锋艺术永远超前,为应用性的微创意廓清道路。达利的加泰罗尼亚同胞佩朗•阿德里亚,后来以解构式烹调闻名世界。很难说他的灵感都受到过哪些启发。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