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艺术 > 正文

除了纪录片,我一无所有

2013年10月25日 14:40 来源于 《财新周刊》
但我记得一个前辈的话:为什么要拍纪录片,是因为有话想说,而且非说不可。我想就是这种力量让我们坚持

周宇|文

  1997年我上大学时,正好赶上中国的民间组织萌芽的时期,当时最多的是环境保护社团,保护滇金丝猴、保护藏羚羊这些活动,让我感到一种全新的个人存在感。当时我痴迷于野生动物的拍摄,用最简陋的器材拍摄一些野生鸟类。上学时大部分零花钱都用在了购买摄影器材上面,当时的理想就是做一名野生动物摄影师。

  每个青年都会经历一个忧国忧民阶段,但梦想会在走上社会后渐成泡影。毕业时父亲给我安排了一个非常好的职业,在一个国家的研究所做设计师。我工作做得很好,但是一天天地意识到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干了一年后辞职,考了两年摄影系研究生都落选,我决定进入关注环境问题的公益组织,然后在这里找到题材,再慢慢转行做影像记录。

版面编辑:宋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郭广昌 中远集团 曹永正 贯彻新发展理念 融创中国 马里 去杠杆 何立峰 数字货币 总统辩论 王儒林 中国企业500强 期货交易时间 东部战区 两弹一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