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文学
米琴专栏|古诗中的“自由”主题

米琴专栏|古诗中的“自由”主题

2021年04月09日

表现“自由”的古诗成千上万。讲演者的举例和解释过于离谱和误导

随笔|韩家往事——梅贻琦与韩咏华夫妇

随笔|韩家往事——梅贻琦与韩咏华夫妇

2021年04月03日

韩咏华与梅贻琦订婚的消息被同学陶履辛听到后,急忙跑来对她说:“告诉你,梅贻琦可是不爱说话的呀。”她回说:“豁出去了,他说多少算多少吧。”就这样,韩咏华开始了和沉默寡言的梅贻琦43年的共同生活

科学|玛丽与罗伊

科学|玛丽与罗伊

2021年03月20日

将两个有某种相似性的人放在一起写传记,既是一种技巧,也可以更集中精确地反映写作者在某个维度上的特殊思考

专栏|公主在柏林

专栏|公主在柏林

2021年03月20日

大时代波涛汹涌,乐声洪亮,但盖不住写得好的个人史,独立于宏大叙事之外,带着个体记忆独有的价值,受邀出席新一轮的历史反思

专栏|来自印度的黔之驴

专栏|来自印度的黔之驴

2021年03月20日

当佛教文献把嘲谑驴的传统带到东方,驴开始以这样可笑的形象出现在汉文写作里。《黔之驴》是这个传统的一部分

随笔|许知远:丸山真男与福泽谕吉

随笔|许知远:丸山真男与福泽谕吉

2021年03月20日

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知识分子着迷于与日本的比较。但在做出这种比较时,主要依赖的却是西方视角,日本学者与思想家很少进入视野

随笔|在边境之海寻找水手

随笔|在边境之海寻找水手

2021年03月13日

戈兰说话的语气已经充满讽刺了。我把手放在他紧紧攥成拳头的手上,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希望这个已经老去的水手,在皮兰得到平静

米琴专栏|《红楼梦》中的女性友情(下)

米琴专栏|《红楼梦》中的女性友情(下)

2021年03月12日

在一个人权得不到保障的社会,朋友间的义气相助,作用甚微。女孩儿中黛玉独得至极爱情和至极友情

专栏|学习放盐

专栏|学习放盐

2021年03月06日

补习过一番盐为何物后,我发现盐并不关乎贵贱,它其实一直在考验人类是否掌握了一门深奥的学问,那就是适量

专栏|熊孩子

专栏|熊孩子

2021年03月06日

最重要的或许是把孩子当作一个个独立自治的个体,从小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既培养他们的自理能力,也卸去家长的巨大心理负担

随笔|逃离哈佛

随笔|逃离哈佛

2021年03月06日

在生活面前,名誉的确可以成为身外之物,年龄也只是人为的界限。为了获得真实的幸福和存在的价值感,在什么时候转轨,转向什么方向,都有无限的可能性

米琴专栏|《红楼梦》中的女性友情(上)

米琴专栏|《红楼梦》中的女性友情(上)

2021年03月05日

以利益为基础的同盟式友情终不能长久;宝钗与女友的关系更像是领导和下属的关系

乐此不疲|矿石与锈铁

乐此不疲|矿石与锈铁

2021年02月27日

古书里早就堆满了材料,告诉我们人是可以多么言行不一,思与言行不一,如果言行可以相差一百华里,思与言行就能差到一万公里

随笔|和故乡失约的人

随笔|和故乡失约的人

2021年02月27日

只要条件允许,大概没有人会质疑回家的意义,哪怕那意味着与上一辈错位的作息,以及他们无休止的叨念和对你生活的催促

随笔|鲲鹏奶奶的餐桌

随笔|鲲鹏奶奶的餐桌

2021年02月27日

“最好的东西都不是独来的,它伴了所有的东西同来。”泰戈尔的诗句正应和了我对一份午餐的所有感受

李大卫专栏|但丁七百年祭

李大卫专栏|但丁七百年祭

2021年02月22日

今年是诗人但丁逝世七百周年。他的家乡佛罗伦萨,还有一系列和他有关的城市,都开始举办有关的活动。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自然是在佛罗伦萨的乌菲齐博物馆

随笔|悲壮的迁徙

随笔|悲壮的迁徙

2021年02月20日

西南联大学子们在残破的国土之境,穿越无数深山幽谷;在战火纷飞之际,纵横河流险滩。这是中国知识分子浩大群体的历史性突围,它发生在20世纪上半叶时间的幽谷里,也永久留存于历史的版图中

米琴专栏|《1984》& 网上“大洋国”

米琴专栏|《1984》& 网上“大洋国”

2021年02月19日

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的虚假信息和毫无根据的评论,造成大量网民认知混乱和思维能力退化。以事实为依据、靠收费才能维持的严肃职业媒体受到致命打击

祖父卢作孚留给社会的遗产

祖父卢作孚留给社会的遗产

2021年02月17日

“他是一个没有受过学校教育的学者,一个没有现代个人享受要求的企业家,一个没有钱的大亨”

斯捷潘诺娃:我所构想的纪念碑早已落成

斯捷潘诺娃:我所构想的纪念碑早已落成

2021年02月17日

如何对待一个国家的历史记忆就变得极其重要。既检验人的智识和良知,更检验人的道义

米琴专栏|《第十二夜》中的三角恋

米琴专栏|《第十二夜》中的三角恋

2021年02月09日

奥丽维娅在爱情上不仅没有世俗成见,而且还极有发展眼光。公爵的“舌尖”爱和薇奥拉的“脏腑”爱形成强烈反差

随笔|刘姐,再见

随笔|刘姐,再见

2021年01月30日

没有一个保洁阿姨在清扫时,能如刘姐那样气定神闲,仿佛那些锅碗瓢盆、灶台盥洗盆、地面桌台,都由她一人掌控,而她则是这支交响乐团中经验丰富的指挥

阎阳生专栏|耕耘守望者:史铁生十年祭

阎阳生专栏|耕耘守望者:史铁生十年祭

2021年01月14日

陕北农民称庄稼活儿为“受苦”。京城文人称“写作”是“耕耘”。对两者兼而为之的培育者和传播者,是我们民族“受苦”的守望者

随笔|投海

随笔|投海

2021年01月09日

铭记昔日的挣扎与复杂性,是历史给我们的最佳礼物

米琴专栏|《红岩》中的“初心”

米琴专栏|《红岩》中的“初心”

2021年01月08日

“你把群众当作自己的父亲,群众才把你看成自己的儿子。”——老彭

热词推荐
秦晖 洛克菲勒中心 埃博拉病毒 丰城电厂事故 布雷顿森林体系 内蒙古银行 美国大选第二场辩论 第一集团军 阿根廷总统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 资本充足率 穆斯林的无知 吴晓灵 p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