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文学
乐此不疲|矿石与锈铁

乐此不疲|矿石与锈铁

2021年02月27日

古书里早就堆满了材料,告诉我们人是可以多么言行不一,思与言行不一,如果言行可以相差一百华里,思与言行就能差到一万公里

随笔|和故乡失约的人

随笔|和故乡失约的人

2021年02月27日

只要条件允许,大概没有人会质疑回家的意义,哪怕那意味着与上一辈错位的作息,以及他们无休止的叨念和对你生活的催促

随笔|鲲鹏奶奶的餐桌

随笔|鲲鹏奶奶的餐桌

2021年02月27日

“最好的东西都不是独来的,它伴了所有的东西同来。”泰戈尔的诗句正应和了我对一份午餐的所有感受

李大卫专栏|但丁七百年祭

李大卫专栏|但丁七百年祭

2021年02月22日

今年是诗人但丁逝世七百周年。他的家乡佛罗伦萨,还有一系列和他有关的城市,都开始举办有关的活动。其中最重要的一项,自然是在佛罗伦萨的乌菲齐博物馆

随笔|悲壮的迁徙

随笔|悲壮的迁徙

2021年02月20日

西南联大学子们在残破的国土之境,穿越无数深山幽谷;在战火纷飞之际,纵横河流险滩。这是中国知识分子浩大群体的历史性突围,它发生在20世纪上半叶时间的幽谷里,也永久留存于历史的版图中

米琴专栏|《1984》& 网上“大洋国”

米琴专栏|《1984》& 网上“大洋国”

2021年02月19日

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的虚假信息和毫无根据的评论,造成大量网民认知混乱和思维能力退化。以事实为依据、靠收费才能维持的严肃职业媒体受到致命打击

祖父卢作孚留给社会的遗产

祖父卢作孚留给社会的遗产

2021年02月17日

“他是一个没有受过学校教育的学者,一个没有现代个人享受要求的企业家,一个没有钱的大亨”

斯捷潘诺娃:我所构想的纪念碑早已落成

斯捷潘诺娃:我所构想的纪念碑早已落成

2021年02月17日

如何对待一个国家的历史记忆就变得极其重要。既检验人的智识和良知,更检验人的道义

米琴专栏|《第十二夜》中的三角恋

米琴专栏|《第十二夜》中的三角恋

2021年02月09日

奥丽维娅在爱情上不仅没有世俗成见,而且还极有发展眼光。公爵的“舌尖”爱和薇奥拉的“脏腑”爱形成强烈反差

随笔|刘姐,再见

随笔|刘姐,再见

2021年01月30日

没有一个保洁阿姨在清扫时,能如刘姐那样气定神闲,仿佛那些锅碗瓢盆、灶台盥洗盆、地面桌台,都由她一人掌控,而她则是这支交响乐团中经验丰富的指挥

阎阳生专栏|耕耘守望者:史铁生十年祭

阎阳生专栏|耕耘守望者:史铁生十年祭

2021年01月14日

陕北农民称庄稼活儿为“受苦”。京城文人称“写作”是“耕耘”。对两者兼而为之的培育者和传播者,是我们民族“受苦”的守望者

随笔|投海

随笔|投海

2021年01月09日

铭记昔日的挣扎与复杂性,是历史给我们的最佳礼物

米琴专栏|《红岩》中的“初心”

米琴专栏|《红岩》中的“初心”

2021年01月08日

“你把群众当作自己的父亲,群众才把你看成自己的儿子。”——老彭

随笔|你好,大白鲨!

随笔|你好,大白鲨!

2021年01月02日

就像男人永远不可能体会到女人的分娩之痛,一个健康的正常人也注定不会理解强迫症究竟意味着什么

李大卫专栏|波尔卡彩点公主

李大卫专栏|波尔卡彩点公主

2020年12月31日

我的人生是迷失在无数彩点当中的一个彩点,草间弥生这样说过,很有禅意

乐此不疲|咖啡与茶

乐此不疲|咖啡与茶

2020年12月26日

一个人能够找到让自己的才智派上用场,让自己的热情无害地燃烧,不用去踢寡妇门挖绝户坟也能获得纯粹的快乐,是多么可祝贺的事情,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别人

随笔|日本印章:在时间的风化中存续

随笔|日本印章:在时间的风化中存续

2020年12月26日

鉴于疫情期间盖章办公的诸多不便,日本将全面废除行政手续所需要的“认印”盖章制度。15000种手续中,除了需要加盖“实印”的83种,其他手续一律无需盖章

米琴专栏|“洋葱头历险记”作者的遭遇

米琴专栏|“洋葱头历险记”作者的遭遇

2020年12月24日

越来越多的人追求批判性思维,也将此作为对下一代教育的重点。因为思想走极端的结果就是“不能停止脚步直到掉下悬崖”

李大卫专栏|音乐里的贝多芬

李大卫专栏|音乐里的贝多芬

2020年12月21日

坦布里奇的新书《贝多芬:九曲一生》,没有传统的线性叙事,支撑全书结构的,是作曲家的九部音乐作品,用以折射其不同时期的内心状况

随笔|遇见史铁生

随笔|遇见史铁生

2020年12月19日

母亲去世后的一个黄昏,和史铁生在地坛公园想起他的母亲一样,我在学校的小园子里想到我的母亲。陷入痛苦和迷惘时,脑中突然响起的是“命运”两个字。多年之后,对命运的叹息终于唤起了我对“存在”的焦虑,指引我遇见了史铁生

随笔|阿萨·林德贝克:回答问题的人

随笔|阿萨·林德贝克:回答问题的人

2020年12月12日

阿萨人如其名,一直在研究其所处时代最重要的经济问题,并通过与同事和社会沟通其研究成果,来回答这些问题。他创建诺贝尔经济学奖,鼓励更多的人成为回答问题的人,并通过他们的回答,解决社会发生的种种问题

米琴专栏|《皇帝的新装》和“选举舞弊”

米琴专栏|《皇帝的新装》和“选举舞弊”

2020年12月10日

特朗普总统没有“皇帝”的权力,只能采用“裁缝”的高招。然而,为选举层层把关的官员和各级法院的法官,都做了“说真话的小男孩”。特朗普的结局与皇帝截然不同

随笔|怎么会?又如何?

随笔|怎么会?又如何?

2020年12月05日

——皮埃尔·布尔迪厄诞辰90周年

米琴专栏|莎剧《维洛那二绅士》中的“渣男”

米琴专栏|莎剧《维洛那二绅士》中的“渣男”

2020年12月04日

仆人郎斯的“实在爱”比青年绅士的“激情爱”更靠谱、更长久

李大卫专栏|行走加州

李大卫专栏|行走加州

2020年12月04日

尼克·尼利的新书《上加利福尼亚》,属于严格意义上的“行走文学”。作者一路探访,全程600多英里,全靠步行完成,耗时共三个月

热词推荐
曹建海 东江环保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熔断 融创中国 孙立平 硬座 美国总统大选 高澜股份 诚通集团 存贷比 期货交易时间 同洲电子 宏观调控 廉政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