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专栏正文

启蒙领袖VS意见领袖

2015年10月22日 17:49 来源于 财新网
启蒙时代连电视、收音机都不存在,可思想家们对大众产生了极大影响。如今的互联网时代,意见领袖的声音却几乎淹没了深刻的思想者的声音

  名著的启示】(财新文化专栏作家 米琴)意见领袖”原指那些将传播媒介中的信息加上自己的解释和意见转达给受众的人。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特别是微博、微信的产生,中国大众文化出现一个独特现象:网上涌现出一批颇具影响力的政治“意见领袖”。他们常对当前的国内外时事进行点评,对政治或社会热门话题发表意见,其博客点击率动辄几十上百万,文章在网上被高频转发。这些“领袖”的观点五花八门,不同思潮之间针锋相对,颇开创出一种“百家争鸣”的局面。当然,此“百家”与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不能同日而语。

  “意见领袖”对民众的影响力,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启蒙运动中的思想领袖。西方国家在18、19世纪的变革、发展和强盛,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启蒙运动。而启蒙运动所以有成效,也是因为那些领袖们的思想在民众当中产生了巨大影响。这个民众当然主要是受过教育的民众。今天,“意见领袖”们的粉丝网民也是受过教育者,包括大量有大学学历甚至研究生学历的读者。那这两种领袖的主要区别是什么呢?

  首先,启蒙运动中的思想领袖都是当时人文学界泰斗。他们的主要作品都成为经典名著,至今有学者研读,并在大学里选做教材。

  启蒙领袖中的头号人物伏尔泰集思想家、哲学家和文学家于一身,著述包括哲学、历史著作,以及史诗、抒情诗、讽刺诗、哲理诗、哲理小说、五十多部悲喜剧和一万多封信札。其思想对欧美社会改革产生巨大影响。他的不朽名著包括悲剧《俄狄浦斯王》《布鲁特》和《查伊尔》,哲学著作《哲学通信》,史学著作《查理十二史》和《路易十四时代》,以及哲理小说《如此世界》《查第格》《老实人》和《天真汉》等等。《老实人》的“讽刺笔锋从德国到英国,从法国到西班牙,横扫整个欧洲”,其批判面“触及社会的各个方面”。[注1]

  另一位重要的启蒙运动领袖卢梭不仅是杰出的政治哲学家、小说作家,还是出色的作曲家。他的理论著作《论科学与艺术》《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以及《社会契约论》,对法国乃至整个欧洲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小说《爱弥儿》和《新爱洛绮丝》成为文学经典名著。其自传体小说《忏悔录》不仅有丰富思想内容,还开创了一个新的文学时代,即浪漫主义时代。

  最早登上历史舞台的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是法学家。其名著《论法的精神》着重于政治制度的改革,提出了三权分立的理论。他的散文名作《波斯人信札》颇具批判力度和思想深度,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地位。

  其他著名的启蒙领袖有英国的哲学家,经济学家和史学家休谟,政治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德国的戏剧家和文学批评家莱辛,哲学家康德,意大利的语言学家、法学家、历史学家和美学家维科 (Vico,1668-1744) 等等。

  《百科全书》的出版形成了启蒙运动高潮,其撰稿人几乎囊括当时所有先进思想家和各个知识领域内的杰出人物。《百科全书》的发起人和主编狄德罗(Diderot,1713-1784年)也是启蒙领袖之一,撰写过大量哲学、美学著作以及小说。

  启蒙运动中的领袖们不仅是思想家,而且有强烈的使命感。他们致力于社会改革,以宣传群众、启迪民智、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为己任。他们不仅对当时社会的种种弊端进行深刻思考,展开有力抨击,并制定了未来理想社会的蓝图。

  近十几年来,中国人文学界有不少学者发表的论文或论著都不乏真知灼见,且与中国的未来密切相关。可这些并不深奥难懂的文章和著作都鲜见在网上被转发或引述,更别提引起轰动效应了。有一些极具专业水平、思想比较深刻、且有使命感的学者,常在网上发表文章,但只是在小众内流传,并没影响到大众。这些学者也都被冠上了“意见领袖”的头衔。其实他们更属于思想者的范畴,而不属于有网络营销色彩的“意见领袖”。

  “意见领袖”的文章良莠不齐。良者不乏思想的闪光、批判的精神、民意的表达,有一定参考价值。一些意见领袖伸张正义、褒贬是非的作用也不容忽视。但这些以表述“意见”为主的文章终非深思熟虑、底蕴厚重之作,缺乏深刻严密的分析和对未来的指导。而莠者则过于情绪化、感性化、肆意张扬、以偏盖全。有的编造歪曲事实,弄虚作假;有的缺乏基本常识和判断,完全是浪费网民时间,甚至误导网民。

  在国际时事话题中,最多被转发的是那些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文章。这些文章不仅鼓动仇外心理,甚至还散播思想毒素。一位意见领袖在最近发表的评论中美关系的文章中,把奥巴马称作“奥黑”。按其种族主义语言逻辑,俄国总统该称为“普白”,韩国总统该称为“朴黄”了。这位意见领袖还受到官网的青睐,虽然其文章观点和国家领导人在联大表述的“合作共赢”“包容互惠”的理念相左。[注2]

  另一方面,一些意见领袖的“出言犯上”文章遭到封杀。在启蒙时代,政府和教会千方百计封杀启蒙领袖的思想传播都无济于事,更何况现在的互联网和出国热时代。文章通过各种渠道又都从国外返回国内,还得到更多转发。

  而当初,启蒙思想家又是如何在遭到严厉封杀后仍能对大众产生巨大影响的呢?据学者研究,在启蒙时代,几乎没有一个思想领袖未曾遭到打压;“也几乎没有一部宣传新思想的名著不曾被列为禁书。”[同注1]狄德罗的《哲学思想录》出版后即被法院查禁。他本人又因反对宗教的言论被投入监狱。伏尔泰因发表《哲学通信》抨击教会和专制政体而遭通缉,书信集出版后即被当局公开烧毁。卢梭的《爱弥儿》和爱尔维修的《精神论》都被禁止或烧毁。1757年,法国政府甚至颁布过一个法令,规定凡作品被判为有害者,其作者和出版者应以死罪论处。

  然而,启蒙运动领袖们的思想仍通过公共讨论、知识圈、研究所、印刷市场、沙龙乃至咖啡馆等进行了广泛传播。学术期刊成为启蒙形成期最主要的推手,而公共图书馆将学术启蒙的成果推及大众,就连律师的诉讼摘要都起到重要作用。启蒙运动中最重要的出版物《百科全书》历经法国政府二次封杀,仍成为最畅销的书。《百科全书》曾发行四开及八开便宜版本,使一般读者负担得起,成为向广大群众传达启蒙思想的重要作品。

  启蒙领袖在群众中造成的轰动效应,比现在的网络意见领袖有过之而无不及。《波斯人信札》出版后“风行一时”,再版20次。[注3]卢梭的政治哲学论文也是一出版就引起轰动。伏尔泰的作品,人们争相传诵。各地群众还自发到他流亡地“朝圣”,并捐款为他塑造大理石雕像。当他在84岁重返巴黎时,公众夹道迎接,欢呼致敬,盛况空前。

  启蒙时代连电视、收音机都不存在,可思想家们对大众产生了极大影响。而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意见领袖的声音几乎淹没了深刻的思想者的声音。人们只要有空,就忙不迭地在网上传阅火爆的“意见领袖”的文章和各种来源不明的消息,根本没时间认真阅读那些真正能启发思想的文章和著作。

  [注1]柳鸣九,《法国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

  [注2]习近平,<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在第七十界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的讲话>,《人民日报》海外版,2015,9月29日,02版。

  [注3]杨周翰,《欧洲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

  米琴为财新网专栏作者,比较文学博士,曾于美国的大学教世界文学,出版过《爱情十九谭》等中文著作,阅读更多专栏文章,请移步此处

责任编辑:刘芳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