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专栏正文

陈凯歌的股市

2015年07月06日 14:49 来源于 财新网
陈导要让人放下,自己却放不下。这跟最近经济界的情况是一样的,比如有的创业导师也在这样做

文 | 韩松

科幻作家

  2015年7月3日,星期五,又一个周末来临。这不是寻常周末,它经历了股市的“瀑布式下跌”。很多股民情绪低落,于是到电影院透透气。这天最大牌的电影是陈凯歌导演的《道士下山》,它于此日开始正式全国公映。看上去,它就是要来安慰股民的。比如它的主题是这样的:一切随缘,勿忘初心。

  中国经济下行时,电影市场却在上升,这是个奇特现象。电影业似乎已经成了投资效益比最高的行业。实体经济和互联网经济什么的,都不如电影经济。《道士下山》看来也是要为繁荣的电影市场再添一把火。因此放映之前,陈凯歌与陈红夫妇俩广为宣传,钓足人们胃口。

  但刚刚放映,观众便众说纷纭。有说好的,说拍的是浮世感啊,讲的是人生感悟啊,这不容易呀。但批评的声音占了主流。有人说看完脑子一片空白,有人说哗众取宠,有人说不仅嗅到了《无极》的呛鼻味道,而且还把《无极》的不伦不类推到了一个新高度,有人奉劝陈导呆在家里别出来祸害观众了,还是老老实实到学校教学生好些。

  我不太同意某些评论。但我在观影中,也听到边上观众说,看不明白啊。我中途睡着两次,勉强看完了这部力作,个人感觉是:装神弄鬼,缺乏灵魂,没有新意,充满说教,道貌岸然,庸俗陈腐。

  这倒也不出乎意料,基本上跟上半年的国产电影一样,内容和形式都很贫乏,除此之外还很贫嘴,比如体现在心灵鸡汤般的台词上,就像从机场或高铁站随处可以买到的某个“仁波切”的书中抄来的普世大道理。我心想,导演是不是对胡戈还有意见呢?拍《道士下山》是为了报当年一箭之仇吗?不过还是找了观众来陪绑。花那么多钱弄那么多噱头宣传,这不跟媒体之前捧热股市一样吗?

  我为花了130元票费而心疼,为林志玲被如此糟蹋而过意不去,为张震和郭富城在草地上抱在一起滚来滚去而捂住眼睛,为影片的超级豪华阵容的乏味而伤心。电影距我对它的期待有较大距离。陈导要让人放下,自己却放不下。这跟最近经济界的情况是一样的,比如有的创业导师也在这样做。这部电影还好没有拿到国际上,否则人们看到《霸王别姬》的导演拍出这种片子,是要笑话的。股市被笑话之后,中国不能再有第二个笑话了。

  这虽然只是一部电影,却道出了很多我们平时不太想去说的东西。不少人觉得,像陈凯歌这样的大导演,此时应该静下心来,与自己的内心对话,像黑泽明晚年那样,拍一些首先对得起自己的片子。但似乎不是这样的。

  如今中国有一些电影人,可能是先天不足,是那个年代过来的,靠激情,靠冲动,再靠几分运气,早早成功了,如今却掌控不了这个复杂纷繁的局势。他们的学识见识不一定够,才气也不够,就这样硬撑着。看到市场有利可图,银幕天天在增多,炒股的人又输多,于是赶紧找个流行小说,匆忙改编,把市场元素加进去,哪几分钟要高潮、哪几分钟要过渡,都设计好,却没有思想和灵魂。

  这有点混的意思。当今中国市场,很多人在混。另外很多人在赌,想挣快钱。没有哪个电影导演像科波拉一样熬得住,用十年去拍《现代启示录》,也没有人像卡梅隆那般,拍《阿凡达》花了十二年。谁都等不起了。像王家卫一样拍《一代宗师》花十年也等不起。这跟股市是很像的。谁都在一夜赌,立马变现。长线股?谁知到哪时又怎样了呢?这也许是谁也怪不得的。这里面,过分自信,与极度自卑,融为一体。极大的不安全感。

  这种情况下,又怎么会把观众或客户当人看呢?到电影院的,只是傻子。掏了你的钱,便赶紧撤。而在一个缺乏多样化选择的电影环境里,你又炒股炒输了,为了打发时间,没办法,烂中选优,反正也没别的去处,难道还要一个人闷在家里抑郁吗?所以烂片也是能挣钱的。随便一拍,也能挣钱。这就跟很多的山寨“高科技产品”一样。没有独创核心技术,售后服务又差,但也能赚钱,能赚大钱。人头基数是那么大。这种红利只要存在一天,就没有人愿意花上十年时间去拍一部好电影。一个空壳公司,拿到风投,又凭此拿到更大风投,最后到股民或观众身上去套现。所以这个市场万一哪天要崩溃,是救不起来的。

  这引发了对明天的忧虑。近来,我也接到好些邀请,要买我小说版权,拍科幻片。我心里发笑,我那么小众的、小儿科的,都有人要买了去拍,可知疯狂到什么程度。科幻这个以前几无人问津的冷门,现在都在争抢。我不是经济学家,但也从中感到,不少人的资金可能真的没有去处了。这让人对中国经济感到担心。

  不过,近日看到有关部门连连表态,批评国外的唱空论及做空论,并出台维护市场措施,让我这个经济外行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毕竟,股市是不需要思想和灵魂的。

责任编辑:刘芳 |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