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蓬皮杜中心的不惑之年

2017年02月27日 14:06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世界上有不少偶像级建筑,未必让本地人来电。而巴黎的蓬皮杜中心,则更是被恨爱交加了多年。眼下正好赶上这座文化工厂揭幕40周年纪念,同时准备迎来一次全面大修
资料图:蓬皮杜中心 视觉中国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世界上有不少偶像级建筑,未必让本地人来电,像巴塞罗纳的圣家教堂和北京央视大楼。悉尼歌剧院被形容成一群交尾的乌龟。而巴黎的蓬皮杜中心,则更是被恨爱交加了多年。这也是法国现代传统的一部分,从埃菲尔铁塔到卢浮宫的金字塔形新入口,都是争议对象。眼下正好赶上蓬皮杜这座文化工厂揭幕40周年纪念,同时准备迎来一次全面大修。

  这座高技术风格建筑本来叫布堡中心,因为它地处马莱和老市场之间的布堡广场。现在,很多人当地人仍然习惯使用旧称,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当年施工期间,前总统乔治·蓬皮杜去世。这位在1968年学生运动期间,和平解决敏感事件的领导人,得到这份纪念。就像美国总统下野之后会建自己的图书馆,当代法国总统往往要靠新建博物馆,彰显一份政治遗产。蓬皮杜之后的密特朗、希拉克也是如此。

  退回1971年,蓬皮杜宣布建筑师皮亚诺和罗杰斯,赢得了巴黎新文化中心的设计竞标,当时这对年轻的跨国搭档还远没有后来的国际名声。1977年完工后,它的另类造型引起一轮命名热潮,“炼油厂”、“管道圣母院”不一而足。此前的激进政治虽然已成绝响,可激进的文化倾向却仍在高潮。

  蓬皮杜中心代表的高技术建筑,背后是工业时代的审美原趣味。所谓坦率,以功能为装饰,前辈国际风格大师止于暴露结构,而在皮亚诺、罗杰斯这里,则把电路、上下水、空气循环、室温控制等系统管路,加以夸张外露,并分别涂饰成黄、绿、红、蓝四种颜色,就像突然有人为了美观观,把体内脏器通过手术移植到体外。这种标新立异的结果——有评论家形容它就像永远拆不掉脚手架的建筑工地——是增加了维护难度,导致这里明年将闭馆修护,为期两年。

  这栋大厦的主要用户是国立现代美术馆。同类机构中,它的规模仅次于纽约现代美术馆,藏有大量马蒂斯、毕加索、夏加尔、康定斯基、米罗等人的作品。此外这里设有图书馆、工业设计中心、影像及音乐中心。一般游客总要去过卢浮宫、奥尔赛之后,才会来这里。不少人干脆把它当成观景台,从透明管道中的自动扶梯升至顶层,一路远眺巴黎的远景,层层叠叠的芒萨尔屋顶之间,点缀着圣-厄斯塔什教堂、加尔涅歌剧院,直到蒙马特高地的圣心教堂。这里也是避免看到建筑外形的一个位置。

  这栋机器般的建筑物楼下,是一片斜坡广场。那里永远聚满各色人等。除看热闹的游客,还有不少年轻人练滑板,演杂耍,还有满地涂画的。由此向南,就是斯特拉文斯基喷泉。16件风格稚拙的彩塑,呈现出动物、音符或人物。这组公共雕塑完成于80年代初,后来成了名胜。整个广场看成一件作品。它就像公园,所有的人随意出场,退场。真有文化的地方,反倒不把文化搞得太严重。

  随着近年几次恐袭,巴黎对游客吸引力骤减(虽说统计数据未必符合我们的直观感受),各大博物馆票房普遍下降,只有蓬皮杜中心的收入逆势上扬。但对于一家博物馆,仅靠门票一项收入,远远不能维持运转。所需大部分资金来源,美国主要仰赖基金会支持,而欧洲则大多来自政府拨款。对于法国这个行业,迫在眉睫的现实是,如果玛丽娜·勒庞在今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这个国民阵线党魁很可能履行其竞选承诺,大规模削减文化开支。

  其实早在中心施工期间,蓬皮杜的继任者德斯坦总统,就曾经砍掉过该项目的大量经费。当初设计中的很多酷炫部分,比如活动地板和透明墙体,都因造价过于昂贵或安全原因,没能实施。即使到了今天,设计过于复杂,特别是带有机械活动部件的建筑,都不能保证可靠运作。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