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思想正文

梯若尔:早就该得诺贝尔奖的天才

2014年10月14日 18:02 来源于 财新网
大部分梯若尔的工作最终揭示的是,经济主体是理性人,是相当传统的经济学分析。但是近十几年来,梯若尔已经开始逐步吸收行为经济学的成果

李华芳|文

  梯若尔的经济学地位

  多年以前,网络上就流传一份经济学家名单,叫做《苦候诺奖的大师们》,梯若尔(Jean Tirole)年年上榜,今年终于获奖。我在推上看了一堆经济学家对此的评价,概括起来都是well deserved,意思是“名至实归,早该得了”。陈志俊老师有一阵在浙江大学,张口闭口都是梯若尔,一晃也十多年过去了。也许当时梯若尔的确是太年轻了,1953年出生,到目前也不过61岁,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平均获奖年龄是67岁。

  但对这样的天才,如果不给诺奖,那是诺奖的失败啊。

  经济学自亚当·斯密以来,主要的工作都是围绕市场展开的。纵观天下,大概有三大派:一叫市场永不失灵;二是市场失灵都靠政府;三是市场失灵但有机制可以提高市场效率。在当前的学术进展下,前两派基本上都开始式微:第一派如芝加哥学派的理性预期说;第二派则在布坎南1986年以公共选择理论获奖后,没有太大进展。

  在第三派中又细分出两大分支:第一支是市场失灵不一定靠政府,有其他机制可以修正,代表人物是201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授给了夏普利(L. S. Shapley)和罗斯(A. E. Roth)的稳定配对,2009年奥斯特罗姆的多中心治理,和2007年赫维茨(Hurwicz),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马斯金(Maskin)和芝加哥大学的迈尔森(Myerson)的机制设计论;第二支是市场有失灵政府可以起点作用,梯若尔可以算这一支里翘楚。

  市场由于买卖方信息不对称、私人行动的外部性以及人类行动的有限理性(例如1978年诺奖得主的司马贺和2002年的诺奖得主卡尼曼),会产生失灵。这时候政府以恢复市场效率为目的的干预,可以让市场重新运转起来。问题的焦点是:政府的介入到底该多深?

  充分竞争的市场带来公共福利的增进,这到了市场至上主义这里,就变成了宣传口号。经济学这门面向真实世界的学问,当然要问一问:充分竞争的市场在真实世界里存在吗?这一假设是不成立的。不充分竞争的市场,当然是有些企业大有些企业小,对拥有市场决定性力量的企业来说,其一举一动都可以关乎一个行业,而小企业的生死也都可能绑在大企业上,所以梯若尔就说,你得先搞清楚大企业一转身如何影响供应商、消费者以及其他同类企业。

  这就是当下被称为产业组织(Industrial Organization)领域的基本问题。1982年斯蒂格勒就以对产业结构和管制效应的分析获得诺奖。梯若尔对这个领域的贡献是革命性的,而且基本上这个家伙都是不断革自己的命,不仅在原有的基础上提出统一的理论,完了不仅一步步更新理论还把实证工作经验研究也一并做掉了。经济学者应该知道这件事多可怕,尤其是在分工专业化的今天,做理论和搞实证的几乎变成了两拨完全不同的人。但理论与实际在梯若尔的大部分研究里都是统一的。

  产业组织领域的研究进展使得我们能更好理解不完全竞争市场,尤其对于垄断企业的研究,使得我们有可能回答政府如何提供对大企业的最优管制这样的问题。这个问题推而广之,就成了梯若尔心心念念要回答的:什么是最优政策干预?

  梯若尔的学术贡献

  整体而言,梯若尔为产业组织提供了一个框架,这些年大部分进展都得益于其贡献。首先,梯若尔把科斯式的论述形式化了,并且通过对个人偏好、技术条件、和信息约束作出不同的假设,并改进博弈论和机制设计的工具,极大推动了这个领域的形式化和统一性。

  其次,正如我前面说的,在理论分工日渐细化的今天,梯若尔不仅在理论上创新,而且把实证工作也做掉了。比你还勤奋的天才没道理给你留下空子。同时由于其持续不断的贡献,将原本一个杂乱无序的领域理得比较井井有条。这些工作主要集成在1988年的《产业组织理论》一书和1993年与拉丰合作的《政府采购与规制中的激励理论》两本书中,两本书也都有中译本。

  最后,从微观动机到宏观政策干预,梯若尔的分析层层相因,将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分析相结合,改变了人们对政策干预的看法。

版面编辑:宋宇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大家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十八届五中全会报告全文 艾滋病 石泰峰 董尤心 北京雾霾 部队改革 王立科 石泰峰 关于加强和改进企业国有资产监督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意见 中国高铁版图 民法典 山水水泥 辽宁舰航母内部图片 俄罗斯遇难飞行员照片 最高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