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捡漏向导

2013年06月28日 18:05 来源于 财新网
在这个屌丝们的阶级觉悟日益觉醒的时代,我们的文化空间,只会更加喧哗

  【随笔】(财新特约文化作者 李大卫 发自美国西海岸)自从2011年博德斯集团(Borders Group)关张之后,实体书店的存在,突然有了蜥脚类巨型恐龙的感觉。但也有例外,比如西好莱坞落日大道上这家“书汤”(Book Soup)。这里几乎每天都有作者签售活动,十分高调,丝毫看不出纸书将要泡汤的迹象。

  此外,他们还有过不少吸引公众眼球的举动:1989年,英国作家拉什迪出版小说《撒旦诗篇》,致使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发布追杀令;该店公开表态,支持言论自由;2004年,帕里斯·希尔顿在这里宣传新书《女继承人自白》时,店外聚集着一些抗议者,举着标语牌,写着:“看书,别写书!”结果发现,那些人都是作者花钱雇的,而且还真对促销有用——只要有钱赚,能得瑟,姐不在乎被你们骂是文盲。

  前天晚上,前来做客讲演的作者是罗伯特·埃尔德,芝加哥一家报纸的编辑,也是一个影迷。他的新书叫做《你从没看过的最佳影片》。在洛杉矶这地方,说起文化,最大的话题还是电影。该书是作者采访35个导演的对谈结集,讨论的是一些受到影迷和评论家称赏,却没有机会进入大众视野的影片。

  这是一个以少数人的口味,对抗审美上的多数暴政的案例。这种口味经常不太靠谱,但也可能和你偶有会心之处。导演沃特斯向作者推荐的,是一部叫做“Boom!”的60年代老片,讲一个坐拥一切的美女,等着一个男人填补精神空虚。笔者早年因为读外语系,在北京看过该片,当时还是所谓的“内部电影”。整个故事或许折射了某种男性欲望,但并无特别之处,但主演伊丽莎白·泰勒在片中美艳不可方物,带给整个片子一种超自然的魔力。

  这是匮乏时代的情况。在选择范围极为有限时,有些人可能会爱上样板戏。那种感情,对于不那么苦逼的年轻人,往往属于嗜痂之癖。反之,大叔们也会因此抱怨后来者眼光低俗,缺少人文精神。埃尔德说,很多导演把对自己有特殊意义的影片,当作谈恋爱时候的试金石;如果对方看了不来电,就知道这段关系没戏。总之,没能搔到内心的痒处。

  但在文化产品多到过剩的消费社会,一个人爱上一部作品,经常是出于偶然的原因。埃尔德在书中提到年轻导演赫兹林格,就是拿着电视遥控器过台,以此打发无聊时,意外发现了一部80年代的惊悚片《天外杀人小丑》。片中的一批魔鬼外星人,把他们搭乘的飞碟,弄成马戏团帐篷的形状。一对小镇青年发现了这个秘密,报告当局,却没人相信。他们只好单独拯救世界。

  今天,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控制的微媒体,向别人介绍他们的爱好,包括电影,有时或许还会有点儿强加于人。埃尔德希望电影圈里的大小腕儿们,直接向受众表白他们的想法。然而,单靠精英们披沙拣金,难免挂一漏万。拜科技发展之赐,在这个屌丝们的阶级觉悟日益觉醒的时代,我们的文化空间,只会更加喧哗。

  最近,网上出现了一部叫做《生活标准》的新片。说来也巧,又是关于丑角的惊悚片。制作该片的阿伦·门托大学毕业后,干着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他写过不少剧本,但都没进入拍摄,直到他决定自己拍摄一部电影。他甚至没去租赁一套数码设备,而是用他的iPad 2,完成了这一切。这是历史上首部平板电脑拍摄的影片。

  对于技术进步导致的门槛降低,不同人有不同意见。这些都可以从容讨论。但数字技术如何降低制作成本,并减少艺术作品的发行环节,这些我在不止一个场合听人谈过。

  也有于此相反的愿景。最近在北京,听一个爱吃猪大肠的老同学谈商业计划。他有一个关于电子杂志发行的想法。作为外行,我不明白本该直接面对用户的产品,何以要再增加一道发行手续。他说正在和有关部门接触,相信会得到上级的支持。北京是一个这种逆向思维计划满天飞的地方。

责任编辑:黄山 | 版面编辑:曹文姣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