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此“启蒙”非彼启蒙

文|杨奎松
2015年11月05日 10:19
对于新文化运动的意义,胡适一开始就看得比较清楚:以当时中国的社会条件和发展程度,首先要做的还是最基础的新思想、新观念的介绍、普及和实践

  文|杨奎松
  历史学者

  在中国,提到“启蒙”两个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17、18世纪欧洲思想启蒙运动,以及“五四”前后那场人称中国思想启蒙运动的新文化运动。

  何谓“启蒙”,中西概念是有些差异的。用学者秦晖的话来说,中文“启蒙”通常有“教导无知小孩”之义,西文“启蒙”强调的却是“照亮(中世纪的)黑暗”。两相比较,欧洲启蒙时代思想家着眼的是批判专制制度,而不是教导愚昧的民众,他们甚至具有鲜明的人民主权观点,反对马基雅维利、霍布斯等人“蔑视民众”的心态;中国近现代思想家则相反,从梁启超的“新民说”,到鲁迅的“国民性批判”等,都充满了“‘改造人民’的导师心态”。

版面编辑:刘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