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老来读厚黑,晚起初闻道

2018年05月04日 11:44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过去只晓得张爱玲的文笔现代,如今方才发现,李宗吾是绝对的现代,尽管他讨论的问题是那样的悠久而国粹。他在思想内容和语言实践上,尤其是逻辑思辨的方式,卓绝地超前
一位读者在职工读书节暨职工书市上阅读“厚黑学”。图/东方IC

  朱小棣|文

  财新文化专栏作家

  年至花甲,始读厚黑。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我已经如雷贯耳大半辈子了,今日方才得以一窥。说起来,还是歪打正着的缘分。那天在图书馆里邂逅一本台湾出版的书,白纸黑字标明作者李宗吾,可是书名却是《再笨也要懂厚黑》。随手翻了翻,竟然发现是“盗版”。不是出版印刷方面的盗版,而是欺世盗名的盗版。想不到台湾还有这个样子出书的出版社。分明是捉刀代笔,解读厚黑,却隐姓埋名,堂而皇之地署上了李宗吾先生的大名。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许金玲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