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艺术正文

如何看懂金球奖?

2017年01月09日 14:2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电影既是流行文化的一种,它的价值来自观众基础,而不是艺术家的自嗨;但同时电影又是艺术形态的一种,一味迎合观众又并不能推动电影的前进
2017年1月9日北京时间中午,74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颁奖礼落幕。

  文|李 骥

  2017年1月9日北京时间中午,74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颁奖礼落幕,25个金球奖杯各归其主。这一届金球奖的重要赢家包括:

  剧情类最佳影片:《月光男孩》(Moonlight)

  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爱乐之城》(La La Land)

  最佳外语片:《她》

  最佳导演:达米安•沙泽勒《爱乐之城》

  剧情类最佳男主:卡西•阿弗莱克 《海边的曼彻斯特》

  剧情类最佳女主:伊莎贝尔•于佩尔《她》

  音乐喜剧类最佳男主:瑞安•高斯林《爱乐之城》

  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艾玛•斯通《爱乐之城》

  都说金球奖是奥斯卡的风向标,这些捧得金球的电影和影人是否也有望抱得小金人?

  重合:金球奖的“预言”功能

  金球奖拥有“奥斯卡风向标”这一称号倒也不是浪得虚名。美国有一位博主Brad Brevet研究比对了2015年以前30年奥斯卡和金球奖的获奖者资料,得出结论:

   最佳影片:30部金球奖获奖影片中有21部获得奥斯卡

   最佳导演:30位金球奖获奖导演中有18位获得奥斯卡

   最佳男主角:30位金球奖获奖演员中有20位获得奥斯卡

   最佳女主角:30位金球奖获奖演员中有24位获得奥斯卡

   最佳男配角:30位金球奖获奖演员中有19位获得奥斯卡

   最佳女配角:30位金球奖获奖演员中有16位获得奥斯卡

  另一位研究者Jason Bailey则分析了10年来奥斯卡获奖者之前已获金球奖的比例。结果是这样的 --- 最佳电影:50%,最佳导演:40% ,最佳男主:90%,最佳女主:90%,最佳男配:90%,最佳女配:70%。

  这样的重合度已然是相当高了,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很多金球奖的获奖者还会在一个多月后的奥斯卡上有所斩获,特别是表演类奖项。这也反映了让金球奖存在和并受到关注的基本定位 --- 一个能够“预言”奥斯卡的前导奖项。

  那么今年金球奖获奖者有哪些最有机会抱得小金人呢?斗胆预测一下:

   最佳电影:奥斯卡可能不会奖给小制作、人文类的《月光男孩》,更具气势的《血战钢锯岭》也许更大机会;

   最佳导演:梅尔•吉普森的复出应该会得到学院评委们的褒奖;

   《爱乐之城》自然会拿奥斯卡音乐技术类奖项,但不大可能复制金球奖上的辉煌;

   金球获奖演员们在奥斯卡上再获奖项的机会还一样很大;

  评奖:少数人的主流选择

  金球奖获奖者尽管与奥斯卡大面积重合,但两个奖项还是完全不同的,首先体现在它们的评奖机制。

  殿堂级的“奥斯卡”早在1929年就创办了,评选机构是“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Academy for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 AMPAS),所以学名是“学院奖”。到现在每年奥斯卡由学院的6000多名评委评出,其中包括演员、导演、制片人和与电影相关各方面的知名人士。从这样的出身和评选机制就可以看出:奥斯卡的价值取向,是属于主流学院派的。

  金球奖的家世就没有这么堂皇了。1944年,一些在好莱坞的外国记者创建了这个奖项,目的在于选出一些优秀影片和影人,并通过各自任职的外国媒体向欧洲和世界各地进行推荐,也借此来扩大这些媒体在好莱坞的影响力。金球奖创办之时有一点广告媒体的味道,所以有人说:“奥斯卡是名望,而金球奖是营销。”

  1955年金球奖颁奖礼上的朱迪•迦伦和马龙•白兰度

  (金球奖颁奖礼素来是一个电影人的大狂欢派对,席间觥筹较粗喝高了的情况屡见不鲜)

  金球奖的形态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逐渐固定下来,时至今日,金球的获奖者也都是由“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 HFPA)的90多位成员选出。比起奥斯卡6000多人的庞大评选团,金球奖是不折不扣的“少数人的选择”。

  但金球奖的这90位评委,又不是象牙塔里自命清高的电影专业人士。他们是资深的电影记者和媒体人,立场更靠近观众,身份有点像影评人。所以这个奖从创立起,就并不追求奥斯卡所拥有的“权威性、专业性”,而更靠近主流电影爱好者的价值取向。

  奖项:多数人能看懂的“最佳”

  也许正是由于这种与观众的贴近,金球奖了解:多数人在电影里找寻的,是快乐,而喜剧片、音乐片就是重要的电影类型。所以金球奖将“最佳电影”和“最佳男女主角”这几个重要奖项分拆为“剧情”和“音乐喜剧”两个类型,奖励更多不同类型的电影,也照顾主流电影观众的口味。

  其中音乐喜剧片通常会被精英们视为不够严肃、深刻,不够艺术,在奥斯卡和各大电影节上获奖的机会相对偏低,而金球奖对这一类型电影的表彰就显得更有价值。实际上这些年金球评出的最佳音乐喜剧电影,都是值得一看的好片:

  2016年:《火星救援》

  2015年:《布达佩斯大饭店》

  2014年:《美国骗局》

  2013年:《悲惨世界》

  2012年:《艺术家》

  金球奖也了解,人们在看电影的同时,花更多时间看的其实是电视,所以它把25个奖项中的10个给了优秀的电视剧和电视剧演员(这些作品和演员当然与奥斯卡是无缘的,只能去角逐电视业内唯一的重要奖项“艾美奖”)。近年获奖的最佳电视剧就有《绝命毒师》、《婚外情事》、《黑客军团》和《国土安全》,不失为不错的观剧指南。

  此外金球奖为全部电影设最佳导演、最佳剧本、最佳男女配角、最佳原创配乐、最佳原创歌曲、最佳动画片和最佳外语片,但没有奥斯卡里过多的技术类奖项,如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音效剪辑、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等等。(实际上这些技术奖的意义更多在于业内人士,而非普通观众。)

  开放——金球给人的惊喜

  与戛纳、威尼斯、柏林、圣丹斯等代表知识分子非主流小众口味的电影节相比,金球奖相对更偏主流,但这并不妨碍它时不时评出一些独具风格的偏小众电影,给影迷一种奥斯卡不能给的惊喜。

  比如2015年最佳影片《少年时代》。这部故事片记录的是一名男孩从4岁到18岁的成长经历。主题并不新鲜,但制片方式却充满创意 --- 导演和剧组连续拍摄了十四年之久,所有演员都和他们剧中的角色以同样的速度长大或变老,“电影时间”和“真实时间”奇异地实现同步,于是故事片呈现纪录片一样的真实感。这样的创意和匠心,在金球奖里获得了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的至高殊荣,也算是金球与奥斯卡实现了某种区隔定位。

  2015年让金球与奥斯卡拉开距离的,是音乐喜剧类最佳影片《布达佩斯大饭店》。这部让人笑中带泪的韦斯•安德森的电影,追悼的是欧洲逝去的荣光和雅致,画面中娇嫩的色彩里,折射着原作茨威格小说中的凄婉。很难想象这样一部文艺气息十足的电影能为大众所心水,但金球还是把“最佳”给了它,当时让我对这个奖平添几分敬意。

  在今年的获奖电影中,《爱乐之城》和《月光男孩》都不是大导演大制片搞出来的“大格局作品”,而最佳外语片获得者《她》更是一部价值观十分前卫的实验性艺术电影。这些电影也说明,金球奖在保持主流和偏大众化定位之外,也在留意保持开放态度,让世界各国的新晋电影人和风格化作品得以崭露头角。

  所以我们看到,在“主流”与“风格”之间,金球在努力保持着一种平衡,这也许就是金球的策略 --- 与奥斯卡保持某种步调一致,但又与之区分。说得远一点,这也许正符合电影的属性 --- 电影既是流行文化的一种,它的价值来自观众基础,而不是艺术家的自嗨;但同时电影又是艺术形态的一种,一味迎合观众又并不能推动电影的前进。

  大概金球奖的那90多个评委,每一年也都是在想着同样的事吧?

  (李骥,品牌营销策划人,业余影评人)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王永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