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艺术正文

李景汉:在金融中心办艺术

2016年12月29日 19:3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李景汉说,我相信在一个气质如此“冷硬”的环境里,艺术是一种平衡。我们希望艺术能影响到当代社会,尤其是商业环境中的当代社会
资料图:金杜艺术中心

  【财新网】(记者 刘爽爽)“在北京欣赏当代艺术,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要跑到靠近顺义的798或者远在通州的宋庄。这两个艺术区当然很好,但都位于城市边缘。”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杜艺术中心创始人李景汉说。

  李景汉选择在商业最繁华的地方开办艺术中心。中国奢侈品标本“外滩三号”及“前门23号”等,皆出自他的手笔。

  从上世纪90年代起,李景汉先后在中国投资创办了紧邻故宫东门的四合苑画廊、上海外滩三号的沪申画廊、北京前门23号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2016年年底,李景汉又在北京东三环环球金融中心创立金杜艺术中心。

  “我相信在一个气质如此‘冷硬’的环境里,艺术是一种平衡。”李景汉说。

  “不足为外人道也”展览现场

  金杜艺术中心共526平方米,包括展示空间、影像空间和教育空间。开幕展“不足为外人道也”,由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声音艺术家张梓倩联合策划,两位艺术家及中央美院一批青年艺术家的32件作品,以画作、雕塑、装置、录像等形式呈现。

  展览介绍中写道:《桃花源记》中桃花源里的人们叮嘱误入的渔人“不足为外人道也”,带有古人自谦式的口吻,实则是一种温柔的警告,希望渔人不要把世外桃源的存在泄漏给外界。此次展览以此主题,也意味着一些怀疑与思忖,是对现实意义的无法言说,同时也意味着这些思索只能是私人性的,无法进入公共领域。展览以《桃花源记》作为原始灵感的来源,实则回溯了“85新潮”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社会思想潮流,最终回到一种个人化的艺术立场。

  李景汉介绍,艺术中心是商业性艺术空间,但出售艺术品不是主要目的。在保证艺术质量外,也想助推一些有潜力的年轻艺术家,所以开幕展邀请了邱志杰和他的学生们一起创作。展览之外,这里还会开展艺术教育活动或讲座,免费对公众开放。

    当代艺术应该和人保持对话,否则就是死的

  李景汉

  李景汉1961年出生于美国华盛顿一个移民家庭,先祖为满清贵族傅恒。他的爷爷曾任金陵神学院院长,家中收藏有许多名玩字画。他的母亲是画家溥心畲的“磕头学生”,后来从事雕塑创作。母亲对他的艺术影响最大,他从小跟随母亲学习绘画,“可惜没有天赋”,未有所成,却培养了对艺术的爱好与品位。

  1983年,22岁的李景汉从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与外交专业毕业,后取得乔治城大学法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在纽约一家律师事务所就职。

  上世纪90年代,他来到北京工作。母亲在画布上屡屡描绘的四合院终于以群落的形式出现在他的生活里。父母念兹在兹的故园明显凋零了——那时北京流形把古老的四合院拆掉,再模仿西式建筑盖起高楼大厦。

  他找到紧邻紫禁城的一座四合院,虽然没有父母年轻时住的那所三进四合院大,但紧邻护城河也算好景致。他觉得,“这么好的院子一个人住可惜了。”

  彼时,西餐厅只存在于北京的大饭店里,当代艺术也不被大众接受——北京的前卫艺术蜗居于圆明园画家村,边缘、粗糙,没有一个专业、体面的空间供人欣赏。

  于是,他将西餐厅与画廊融合在这所小院里,其餐厅取名“四合轩”,而画廊则称“四合苑”。人们可以在就餐闲聊中欣赏艺术。艺术家曾梵志后来在此举办个展。四合轩也被旅行杂志Conde Nast Traveler评为“全球50大热门餐厅”之一。

  2000年,李景汉想在上海找一个做画廊的地方。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外滩。“外滩是上海的骄傲,上海的故事和梦想都发生在那里,但你知道我当时去外滩看到什么吗?一栋栋楼排列着,只是外地游客的照片背景。楼里没什么商家入驻,底铺全是卖着粗糙的旅游纪念品,甚至廉价的内衣。这还是外滩吗?”

  外滩三号

  李景汉对这个旧时中国的繁华典范失望至极,同时也更想做些改变。

  他与一家新加坡公司共同成立House of Three公司,投资3500万美元改造外滩三号,建成沪申画廊。画廊先后举办顾德新、颜磊、刘建华、林一林等艺术家的个展。其他空间引入艺术品牌、时尚商家,公共空间也被黄金、白银、大理石、大象皮、丝绒沙发、原木高脚方凳填充。作为其背后的开发商,李景汉从此有了“外滩复兴者”之称。

  “我一直觉得当代艺术应该和人保持对话,否则就是死的。”2004年,外滩三号正式营业后,他又投资了清末美国驻中国公使馆前门23号,成立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让当代艺术在中国的心脏占有一席之地。

  现在是重新做艺术中心最好的时机

  之后近十年的时间,李景汉远离了当代艺术领域。“那段时间中国的当代艺术变成一个很时髦的投资产业,艺术品价格高得离谱。很多年轻艺术家被污染得厉害,他们已经不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悟而创作了,而是在揣摩美术馆、画廊、投资人的喜好。”

  很多人劝他,“现在艺术品这么值钱,你赶紧把四合苑画廊再开起来。”

  “为了赚钱而去做画廊就没意思了,这也太丑陋了。”李景汉说。他家里墙上挂着的画总是在换,因为艺术品需要去欣赏。每次换画,他都很兴奋,可以想上几个小时甚至好几天。

  沪申画廊

  作为收藏家,他已经用完了今年的收藏预算。准备购入的最后一批作品是这次“不足为外人道也”中的一对霓虹灯画。“这个多有意思。我都想好了,把它们放在卧室床头。我每晚睡觉前,看见它们肯定特别高兴,情绪也会好一些。”说起打动他的艺术品,年逾五旬的李景汉仍然很兴奋。

  他认为真正的收藏家是不应该卖藏品的。“收藏是一种爱好和追求,最重要的是喜欢而不是想着升值、赚钱。否则你就干脆承认自己是艺术品投资人,不要称是收藏家,来给自己脸上贴金。”

  “这两年,国内的艺术环境好转很多。价格降了下来,年轻艺术家也更踏实,很多有趣、创新的作品涌现出来。我想这是重新做艺术中心最好的时机。”李景汉说,“我们希望艺术能影响到当代社会,尤其是商业环境中的当代社会。”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