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思想正文

吃货的正义

2014年12月12日 17:14 来源于 财新网
强行要求人家接受某种公平,已经是一种道德水准下降的标志了

陆丁|文

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讲师

  一个有了吃货的故事

  一锅饭两个人吃,怎么分才公平?

  据说可以这样分:一个人来分份,另一个人在分出的份里先取。然而如果故事里出现了一个吃货,问题就出现了……假设这锅饭是三碗的量,而这个吃货的饭量就是三碗。再假设另一个人比较环保,一碗就饱了。

  那么,如果现在是环保人士来分而吃货来选,他会分成一碗/两碗这么两份,然后吃货选两碗那份。这样一来,环保人士肯定是吃饱了,而吃货就要饿一下。

  反过来,如果是吃货来分,然后让环保人士来选,吃货就会想到,如果他分的这两份要是敢有一份不够一碗,那么环保人士绝对会选另外一份(这时候浪费一点都不可耻了)。所以,吃货还是会把饭分成一碗/两碗这样两份,结果呢,他还是吃不饱。

  怎么说呢,吃货觉得自己被公平地牺牲掉了,仅仅是因为饭量上有差。

  一个有理性的吃货

  对于这种公平,环保人士显然并无不满。除非吃货有远高于他的武力值并且有在他身上证明此一事实的倾向,否则他也不会再去多想什么。但是吃货就不行了,他现在必须思考。

  他首先会想,这饭怎么就不够呢?要是锅里有四碗饭,人生不就不会这么灰色了么。不过他转念一想,就算有四碗,对于环保人士来说,既然他自己是一碗就够的量,所以只要分出来的两份都多过一碗就行了,比如,1.5碗/2.5碗,1.6碗/2.4碗。可要想让他这个吃货吃饱,却必须精确地把饭给出一个1碗/3碗分布来。这显然需要额外的精力,人家凭什么费这份心呢?结论是,就算是饭够,他还是有很大概率吃不饱。然后他还奋起余勇得到了这样一个推论:这锅里,按照这样算下去,岂不是至少得有六碗饭的量,他才能在这种一人先分另一人先取的公平里吃到饱?这不鼓励浪费吗,明明大家只要吃四碗饭。

  想到浪费,吃货又想到一件事:锅里有几碗饭这事不归他管啊。虽然他现在是惟一有动力为锅里添饭的人,但他又不管锅,又不管米,只是一个纯粹的吃货而已。

  一个被理性击溃的吃货

  再次确认自己吃货身份的吃货意识到(为什么要说再呢——因为饿着的时候已经确认过一次了),专注于锅里有多少饭这种边界条件完全是一个无望的思路。他现在开始深入地反思制度问题了。凭什么要让一个人分另一个人选啊。现在锅里有多少饭是清楚的,大家要吃几碗饭也是清楚的。我凭什么要假装不清楚,按那个不清楚的情况来分呢。现在最公平的分法,应该是大家都别吃饱啊。比如,既然总量少一碗饭,那大家就都少吃半碗不就行了吗。说起来这样我还吃亏了呢,我饭量大啊。

  得到了这个思想成果的吃货,就跑去跟环保人士商量去了。于是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环人:你这不对啊。

  吃货:不可能啊,我虽然没吃饱,但是我的理性没有丧失啊。

  环人:你说每人都少吃半碗,那就是说,我吃半碗,你吃两碗半是吧。

  吃货:没错。

  环人:我的饭量是一碗,吃半碗才吃半饱。你的饭量是三碗,你吃两碗半,远远超过半饱了啊。我这吃亏吃大了。

  吃货:啊,这,那……

  环人:那什么啊。按你这分法,那也得我吃四分之三碗,你吃四分之九碗啊。这样咱俩才各自吃到四分之三饱,这才公平啊。

  [听到“四分之九”,吃货已经完全昏迷了]

  环人:更何况,就算这么分是公平的。还是有一个问题啊。

  吃货:[从昏迷中挣扎出来]什么问题?

  环人:你现在是想要一个人分,然后还是这个人先取。就是说,这分饭的事,一个人干就行了是吧。

  吃货:是啊。

  环人:那好,这活谁来干呢?

  吃货:我来!

  环人:你这智商,没法让人信任啊。

  吃货:那你来!

  环人:凭什么啊。我现在可以吃饱啊。我为什么要费这神干这活呢。

  吃货:那还是我来!

  环人:凭什么啊。我为什么要允许一个目的在于让我吃不饱的人来分啊。

  吃货:……

  然后环保人士又对吃货说了这么一段语重心长的话:

  你看,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按照现在的分法,我能吃饱。可是按照你的分法,我可就要从能吃饱变成吃不饱了。所以,说什么我也不能同意你的这种分法。是,没错,你的分法,不,我计算出来的分法,也是一种公平。可是这是一种让我吃亏的公平。我当然要选不让我吃亏的公平对不?而且,你这么想,本来是你一个人吃不饱,现在变成两个人吃不饱了。这且不说。本来你一个人吃不饱,按你三碗的饭量,少一碗,这就是三分之一的缺口,现在咱俩都吃不饱,你缺四分之三碗,是你饭量的四分之一,我缺四分之一碗,也是我饭量的四分之一,加起来可就是二分之一了。二分之一大于三分之一对吧,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社会陷入了更饥饿的状态。换句话说,社会更加不和谐了啊。所以,无论是从我个人,还是从大局来看,你这分法我都不能同意啊。就算是投票,一人一票,咱们还是得保持原状啊。

  一个已经不自信,但仍然试图保持理性状态的吃货

  可以想象,饥饿状态下的吃货对于环保人士后面那各种分各种加的复杂计算听懂了几分。他现在脑子里全是环保人士掷地有声的两个小短句,而且还自己加上了重音和回响:我吃亏了啊,我说什么也不能同意啊。是啊,人家凭什么同意一个会让他吃亏的分法呢。

  但是,饥饿自然有一种特殊的让人保持清醒的力量,吃货又开始思考了……,我也哔哔的吃亏了啊,哔哔的现在吃亏了的人是我啊,我哔哔的也应该说什么都不同意那种分法啊。但是,吃货立刻意识到,他跟环保人士不一样啊,人家已经吃饱了,他现在还没吃饱呢。人家什么都不用做,只要不同意就行了。他不行啊,他得干点什么。

  这时候,吃货已经快要走到邪路上去了。他想到,他可以绝食抗议:赌上生命也要反对这种不公正的制度。他也可以用脚投票,让环保人士自己吃去吧。但是,还是那句话,饥饿让人清醒,他又想到,这不正中了环保人士的下怀了嘛。丫现在可以吃一碗扔一碗了。这不行。

  那么,这种自绝于人民的思路不行的话,我能不能给人民捣乱呢?下次再要走那个一人分份另一个人先取的路线,我就给他捣乱。如果我来分,我就不让他先取,如果他来分,我就不让他分,大家都吃不上饭,这样环保人士就该能把我的话听进去了吧。没错,既然他说什么都不能同意,那我就不说了,我可以直接动手。

  想到这吃货激动了。他想到了传说中的血酬定律,想到了革命先烈的超限战,又想到了他曾经听到过的一个词,制度成本。没错,增加丫选择这个制度的成本,这样丫选择这个制度不就不合理了吗?环保人士这么讲理,这回肯定会走我的路线了。

  但是,吃货毕竟是一个愿意有理性的人。他又想到,环保人士也不傻啊。他要也跟我来玩这招,那我还是吃不饱啊。就算他不跟我来这招,我还是吃不饱。不仅吃不饱,简直吃不上饭了啊。这不是更亏了么。想到这,吃货忽然一惊,不对啊,我原来只是想吃得更饱一点,怎么想来想去都是自毁的路线呢。不仅自毁,而且连节操都掉光了。就因为少吃一碗,最后要闹到大家都吃不上饭,这不是我,这是塔利班啊。

责任编辑:刘芳 | 版面编辑:王文远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吴有训 没眼人视频 杭州师范大学 台湾农业 电影票房排行榜 985 211废止 日元汇率为何走强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CNN. 广州黑人正在离去 曹建方 武汉洪水 雷洋事件 快鹿集团 郭子玉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