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罗马人的德性

2014年11月24日 15:52 来源于 《财新周刊》
世界的灭亡不是悲剧而是闹剧。德性的解构犹如太阳的熄灭,黑暗要在八分钟以后才会来临

□ 刘仲敬 | 文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生

  东西方的古老文明都以德性论为基础,且双方颇有共通之处。华夏的德性论成熟于西周,经过汉儒重新解释后,构成了两千年传统社会的核心价值观。西方的德性论成熟于罗马,在文艺复兴时代发扬光大。

  德性通常包括三种意义,对应文明从草昧到全盛再到衰亡的三个阶段。第一种德性是指天人之间流动的神秘力量,可以通过巫术手段捕捉和利用。第二种德性是指共同体成员的政治判断力和责任感,介于理性认知和默示经验之间。第三种德性是人类普世的伦理道德,像《功过格》一样可以计量和交换。在第一阶段,原始思维仍然处在浑朴未分的状态。在最后阶段,哲人王苍白乏味的教条已经割裂了士大夫和草根的神秘循环。只有第二阶段才是文明的巅峰,共同体通过德性展现自身。

  最初,罗马人的德性产生于城邦、部族和家族的占卜。敬畏神明的古人深信:诸神的意志和命运的恩惠通过飞鸟和内脏展示神秘预兆。厚德君子就是诸神青睐、鸿运当头的贵人,一举一动洋溢着得天独厚的虔诚、勇敢和自信。所以厚德君子不一定是私生活伦理意义上的善人或公共生活意义上的爱国者,他更可能是尤利西斯或埃涅阿斯的类型。荷马笔下的英雄贪婪狡诈、残酷反复,但虔诚敬神。初民时代的德性观冷酷无情,他们的原则是:“不要说你的罪行是因为运气不好,因为运气不好就是你的罪行!”这种观念的残余一直延续到异教世界的灭亡。凯撒在高卢发表演讲,提醒他的士兵:他凯撒的命运之好,是有目共睹的。士兵们因此就消除了疑虑,死心塌地追随诸神的宠儿。

购买类型:

《财新周刊》付费文章,请付费阅读

版面编辑:黄玉婷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