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专栏作家 > 柳萌 > 正文

高莽给我画像

2009年07月03日 19:53 来源于 caijing
高莽豁达的性格,以及对生死的泰然和对朋友的体恤,令人难忘

  高莽的身份,真不知如何定位好。学者、作家、画家、翻译家、编辑家、文化使者,哪一样都不是徒有虚名。说他是学者,因为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说他是作家,因为他出版有几十种散文书;说他是画家,因为他画有大量国画;说他是翻译家,因为他用“乌兰汗”笔名翻译有大量俄罗斯文学作品;说他是编辑家,因为他曾任《世界文学》杂志主编;说他是文化使者,因为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给他授过勋章,最近又获得俄罗斯“高尔基文学奖”。这就是我认识的高莽。

  可是当你见到他时,你就会惊奇地发现,这么一位文化界名人,连一点架子都没有,说话嘻嘻哈哈,做事实实在在,给你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个随和、厚道的人。水多河静,土厚山重。有学问的人,有本事的人,越发平易近人,这种品德在高莽身上,体现得好像非常明显。

  既然这篇小文章要说高莽给我画像,咱们就说画家高莽吧。

  画家高莽最擅长的作画内容,就是文学界,尤其是俄罗斯文学界人物画,像普希金、高尔基、果戈里等大作家的形象,都曾经生动地出现在他的绘画里。他画的一幅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画像,至今悬挂在俄罗斯作家协会大楼。他有时也画风景画,我就有他赠送的一幅。高莽有时参加文学集会,也总是随身带个速写本和笔,哪位作家的表情或神态,触动了他的灵感和激情,他就立刻匆匆勾勒几笔。有次在欧美同学会开会,我坐在他附近的位子,大概正好进入他的视界,就给我画了一幅面部速写,然后悄悄递过来让我看了看。我本想就势掠为己有,却不料他手快拿走了,说:“等我回去整理出来,再送你。”从此,高莽就欠下我一笔“画债”。可是他好像完全忘记了,以后见面从不提此事,我当然也不便死乞白赖地要。

  1994年有天去协和医院看病,刚在候诊室坐下,只见高莽走了进来,就招呼他坐我旁边,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候诊。说着说着,他从随身带的布袋里,拿出笔和几张白纸,说:“我给你画张像吧。”听后,我想这可是个“要账”的机会,就说:“你还欠我一张哪。那年在欧美同学会开会,你画了我,说把画给我,后来连提都不提,这回可别糊弄我呀。”“那好,这回当场兑现。”他立即爽快应答。

版面编辑:运维组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