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基督教秩序与美国例外论

2015年02月02日 09:10 来源于 《财新周刊》
抽去清教主义的信念、热忱和坚韧,威尔逊主义不是天真的书生之见,就是假大空的骗术
相关报道
美国例外论

□ 刘仲敬 | 文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生

  中世纪思想有一基本前提:神意构成一切秩序本原,包括政治秩序与自然秩序。二者并无实质区别,同属客观存在。人力只能认识,不能改变;只能发现,不能发明。由此,经验科学与权能哲学、巫术思维隔离,西欧路径与全世界隔离。科学方法产生于神学与法学,继而波及自然哲学。无论从时间还是从脉络的意义上考虑,神学和法学都更为基本。至迟到圣托马斯和威廉•奥卡姆的时代,世界秩序或高级法的思想体系已周密完备。人不是自然的女儿,而是自然的姊妹,同为全能造物主的受造物,身处同一神圣秩序的规范下。两方面的研究都属于我们今天意义上的科学,只是神意秩序的不同侧面。除了西塞罗时代的罗马自然法理论,其他已知文明没有类似的系统理论。

  圣托马斯从四个方面解释了神意秩序。其一,普遍法支配着人类行为的最终目的。其二,人类只能依靠理性,判断并不可靠。不同的判断会产生不同、甚至相反的法律。只有神的法律永不会错,因此人的作为应从属于神的指导。其三,完美的德性要求思想的纯洁和行为的正直,但人类的判断达不到思想层面。只有神的法律才能规范内心,克服人性固有的腐败。其四,奥古斯丁说过,人类既不能惩罚也不能禁止一切恶行;罚恶就会妨碍行善;只有神法才能防止各样的罪恶。

购买类型:

《财新周刊》付费文章,请付费阅读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