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思想正文

走上行医不归路

2014年09月09日 14:48 来源于 《财新周刊》
其实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我是一个特别具有同情心的人,但是自从有了计划生育,人就几乎成了铁石心肠
 

  孙立哲 | 文

  开始无早晚,坚定不要脸

  1969年1月17日,我和清华附中一行人,作为北京知青进了陕西延安地区关家庄村。下乡那天,老乡帮我们背行李,我木箱子里的书估计有七八十斤重。翻山快到村口的时候,史铁生指着我跟老乡说:这是个大夫,祖传的。可其实下乡前学过点儿医的本来是史铁生而不是我。他才是有备而来。

  下乡前,有的街道、单位组织举办诸如“红医工”之类的培训班,教授针灸和诊治简单的头疼脑热,可能也有让孩子们下乡后能多一点安身立命本领的意思。铁生就参加过这类学习班。他还带来一整套针灸针、药棉之类,到了村里,带着我和曹博、子壮等一起访贫问苦。我扎针灸也是史铁生教的,开始怎么也扎不进去,一扎就弯,一紧张整个针都拔不出来。

  记得刚进村那天,曾有个瘦高的中年农民汉子急切地大声问:“俄玛难活得厉害哩,有夜啊莫?”我们猜了几个来回,终于把这句陕北话翻译过来:“我妈病得厉害,有药没有?”“难活”这两个字代表“生病”,在这毫无医疗条件的山乡里,生病往往意味着死亡。

版面编辑:王影

这是一篇《财新周刊》收费文章,登录后每月可免费阅读5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