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思想正文

找乐子,以苦为乐,至乐

2014年07月07日 15:17 来源于 财新网
德行者伴万物之欣欣生长,在他生存的根底上通于生生之大乐,是为至乐

陈嘉映 | 文

  我们追求这个那个,有时追求的过程就带着快乐,有时追求到手得到快乐,这些都不等于我们在追求快乐。然而,我们似乎也不能否认,有些活动所追求的是快乐本身,就在“找乐子”。去做的具体是什么无所谓,只要快活就好。詹姆斯区分“快乐的行为”和“追求快乐的行为”,嗑药、买春、溺乐,都属后面这一类。

  “快乐的行为”,所为之事是核心,快乐内融在行为中;“追求快乐的行为”,快乐成为目的,其他种种,都是求乐的手段。不妨比较一下买春和情人间的欢爱。买春的人跟谁做无所谓,只要能带来快感就行,自不妨说,求快乐就是他的目的,卖春女只是他达到目的之手段。情人间的欢爱却不能用手段/目的来分析,这一份快乐和这一个情人融为一体,两情相悦,自然而然缱绻难分。缱绻之际涌来多少快乐,我们不得而知,但那快乐自然涌来,不是他们所求的目的,拥在怀里的情人,更不是达到目的之手段。贤者说,这才是真快乐。智者说,不花钱的性是最好的性。

  快乐分成不同品级,而所谓快乐的品级其实是“快乐的行为”的品级,即快乐内融于其中的行为的品级。找乐子,或“追求快乐的行为”,其是否不良,其不良的程度,则要看用来追求快乐的是何种手段。八卦来八卦去,看个毛片,有点儿无聊,倒也无伤大雅。饕餮,吸食麻醉品,对自己的身体和精神不利。买春直接间接伤害到卖春女。以施虐的手段来求取快乐,不良程度当然更甚,如果这时还说快乐,那的确是邪恶的快乐。

  我们即使不跟着道德家去讨伐买春或嗑药,终归不愿自己的儿女去做这些事情。亚里士多德从来不站在苦行僧一边指责快乐,但他还是要说,君子一心专注于高尚的事业,服从理性,而鄙陋之人所期望的就是快乐。再退一步,我们大概还是会承认,比起找乐子,因健康饱满的活动而获得快乐要更为可取。好吧,就算我们全然不加道德判断,最好也能看到找乐子有点儿异样,从而不至于把所有人类活动都说成是为了追求快乐。

  我们做所乐为之事,快乐融嵌在行为中。快乐可能完全融化在行为里,乃至除了行为,情绪是否快乐全无所谓。为了区别于情绪上的快乐,我曾把这种融化在所事之中的快乐称作“志意之乐”。乐于打球,乐于解题,虽苦犹乐,以苦为乐,孔颜之乐,通常都是志意方面的。快乐的情绪让人喜笑颜开,志意之乐诚然也有外部标志,但和喜笑颜开可能毫不搭界。贸贸然看上去,解题人眉头紧锁,登山人呼哧带喘。快乐作为一种情绪有来有去,笑容时间长了会僵在脸上,志意之乐却是长久的——并非我们会在这里找到一种持久的情绪,孔子也会生气、发火、哀叹,但孔颜之乐根本不是一种情绪,而是志意之乐。

  我愿提到,谈论性情的词,多半有志意这一端,比如热情,见人就招呼,声色洋溢,是热情的显例;但热情的另一端,是执著于某人、某事,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热气腾腾的。

  志意之乐是健康向上的快乐,有别于溺欲之乐。贪食而求肥甘,这是溺欲之乐,引来道德家批评。朋友相聚宴饮,情人间的欢爱,竞赛胜出的快乐,虽然拔不到乐道的高度,但“顺其道则与仁义礼智不相悖害”(王夫之语)。

  再说审美愉悦或审美快乐吧。“审美”这个词本来就有疑问,但现在只说“快乐”。有人说,初读堂吉诃德时大笑,再读时掩卷无语,后来读时大恸。审美的愉悦,实在也有情绪之乐与志意快乐之分。通俗作品也许会让人像吃糖果一样产生某种快乐,精深的作品若说让人愉悦,则多是志意的快乐。看悲剧的时候,人通常并没有一种情绪上的快乐、形体上的快乐。人们常随亚里士多德说到恐惧与怜悯,显然,恐惧不是一种快乐。怜悯也不是——怜悯时感到快乐是什么样子?幸灾乐祸的样子?“表现丑”的作品也会让人“愉悦”,与以苦为乐同属一族。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