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专栏 > 正文

刺秦

文|押沙龙
2015年09月11日 10:22
千百年来这么多诗人写诗凭吊荆轲,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纪念世上曾有过这么一把不管不顾的刺秦之剑

  文|押沙龙
  电子工程师

  少时读《史记》,读到荆轲处,总觉得有点匪夷所思。荆轲出场就有点窝囊,被人家骂了一句,就“嘿而逃去”。现在知道,这是司马迁拿写韩信的笔法来写他。但小孩子看到这里就不以为然:英雄出场哪有这样的?读下去也没见荆轲有过人的本领,姑且说这是先抑后扬的曲笔写法,可真到了刺秦时,该拿出大手段来了吧?我当时正迷古龙,总觉得场面该炫酷一些:“秦王殿上,七道剑光舞成剑网。荆轲大喝:破!匕首划过,剑网顿时消失,高手每人胸口都多了一道血花。嬴政轻喟一声,缓缓抽出宝剑说:你不该来的。荆轲说:可我已经来了。”这才叫绝顶刺客嘛。谁料司马迁说他俩一个人举着匕首,一个人拖着剑,满屋子跑,底下一群大臣伸着脖子看⋯⋯哪有这样的?

版面编辑:邵超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