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专栏作家 > 韩松 > 正文

上海不相信未来

2015年01月12日 09:50 来源于 《财新周刊》
未来是无限光明的,用科技就可以统统搞定。但正是这种无处不在的光明,才显得有些恐怖

□ 韩松 | 文

科幻作家

  我非常喜欢上海这座城市,如果不是冬天太冷,我甚至都会在那里长住下去。但工作两年半后,最终还是离开了,至今已有十年。我喜欢上海的一个原因是,这里居住着中国最好的一群科幻作家,他们写着最棒的关于未来的小说,但他们往往不直接写上海的未来。比如潘海天写的是《北京以外全部飞起》,写天地灾难中,别的省市都飞上了天,只有北京岿然不动。另一位天天坐地铁到公司上班的江波先生则写宇宙,《银河之心》的场面之宏大,有时超过了刘慈欣的《三体》,只是一般人看不太懂罢了——江波只写宇宙的孤独和残酷。还有一位我最佩服的作家七格,他的《语法树》是无法超越的丰碑,写的是远在几千公里外的花剌子模的故事,天才的人们只在那里才打造了人类的数学奇迹。而另两位出生在上海的科幻作家,绿杨和倪匡,则也是不怎么写上海的。这些家伙们不直接写上海,我猜他们或许是觉得上海并不相信未来。实际上,上海还是带有一种美丽的幻灭气质。这种气质与上海科幻作家叶永烈有关。

版面编辑:邵超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