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国“扒客”的前世今生

2012年12月08日 13:39 来源于 《财新周刊》
中国式扒粪因难以获得司法和行政的对称性支持,只能沦为民众的互联网游戏

朱大可|文

  在只有国家而没有民间社会的中国,互联网正以虚拟生活的形态,制造出全新的类民间生态。伊格尔顿曾言,在宗教、文化和性划入私人领域之后,英国只剩下一种集体生活,那就是足球,它是惟一能让全民介入的公共狂欢仪式;而在中国,微博代替了足球,成为惟一的公共生活平台,并可能是未来民间社会的脆弱摇篮。

  近四年来,基于微博的诞生,互联网发生了由“哄客”向“扒客”(扒粪者)的重要转型。“扒客”跟“哄客”的最大差别,在于前者本质上是一种求真游戏,目标是撬动沉重的铁幕,获取真相,进而改造令人发指的现实。当下,互联网的公民反贪,更是中国自我清洁的重大途径。

责任编辑:宋宇 | 版面编辑:宋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