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盛世寒士

2011年08月26日 14:36 来源于 《财新周刊》
科举制度发展到清代,开放政权、选贤与能的内在意义和精神生命已经死亡

  一七七五年冬天,黄仲则离开安徽寿州(今寿县),远赴京城。自七八岁始便写章作诗,他的天才之名早已在江南广为流传。那些才华盛放、情感缠绵之作,打动了许多人的心。

  他生活在后世所谓的“康乾盛世”,帝国国势臻于全盛,经济发达,文教昌明。将于下一年出生的皇族学者、礼亲王昭梿,后大加赞美本朝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百余年,称得上海内殷富。然而,生活在江南地区,上升的机遇则每况愈下。自从十六岁应童子试、在三千人中考取第一名之后,黄仲则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十年。他四次参加乡试,均名落孙山,不止意气消磨,身体也孱弱不堪。一面是功名遥遥,一面是生齿日繁——十九岁娶妻后,黄仲则很快有了女儿。

版面编辑:路炳阳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