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专栏作家 > 狗子 > 正文

噢,作家

2011年06月17日 15:34 来源于 《财新周刊》
常有各路喝多了的奴才过来紧攥着你的手连连说“哎呀,作贱啊作贱!”

  我大概是患上了身份焦虑症。

  这些年经常在腌臜小馆或街边摊喝酒,有时喝多了会和陌生酒鬼拼桌,这就免不了要聊到彼此是干什么的。通常陌生酒鬼的职业是打工仔或做小买卖的或是无业混混(他们有的会说自己是做贸易的),聊他们的营生都好说,或唉声叹气或牛逼吹到天上,丝毫不影响推杯换盏。但当他们问大哥或老弟你是干什么的,我总是力求含糊其辞蒙混过关。

  这是一个多年来让我非常棘手的问题。我在不同的场合跟不同的人说过我是给报纸写稿子的给出版社打工的给学校代课的,也说过是在家歇着的,有几次实在懒得编(总不能说兄弟我也是做贸易的吧,倘真如此,我们俩接下来得互递名片了),我就直说自己“在家写点东西”。这样的结果要么是冷场,对面那家伙大概完全搞不清这算哪门子行当,脑子乱转一番之后还是不明所以于是改聊别的了;也有所谓反应快的,我这么一说,对面酒鬼便“噢,作家”——表情兴高采烈说干你们这行好啊比我们强多了你真应该写写我们啊,这是一位朴实天真的酒鬼;也有“噢,作家”——表情恍然大悟且引为知己,继而聊起小学课本里的文学或他表叔也是干这个的甚至他也好这口现在不写了或以后老了也“在家写点东西”,这是一位随和可爱的酒鬼;也有“噢,作家”——表情一眼看穿一把拿下继而摇身一变成为批评家说现在这东西没法看都什么玩意啊你看那××电视剧完全瞎编嘛,这是一位愤世嫉俗的酒鬼;也有“噢,作家”——表情略显狐疑继而不以为意或挺直了身子斜睨鄙人或略俯身二目紧盯鄙人轻描淡写地问“干您这行应该赚的不少吧”心里却说“作家有你丫这样的吗甭他妈喝多了跑这儿蒙事”,这是一位眼里不揉沙子的酒鬼。

版面编辑:路炳阳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