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专栏作家 > 狗子 > 正文

局外人被搅局

2011年05月13日 13:47 来源于 《财新周刊》
无论多么庄重的场合,我总是不能投入,总想笑场,乃至逃离

  从小到大,以至我现在都快老了,对于“爸爸”“妈妈”的称谓,我一直难以启齿,每次要叫都会发愁犯难,迫不得已便用蚊子声哼哼着蒙混过关。

  一个解释是,我从小是姥姥带大的,都说小孩谁带跟谁亲,尤其是三岁之前。所以我叫“姥姥”一点也不为难。

  就这个事,我问过一些与我经历类似的朋友。他们也是姥姥或奶奶或保姆带大的,只有极个别者和我有同样的语言障碍,绝大多数都很正常。

  我觉得姥姥对我并没过分疼爱,爸爸妈妈(写起来还凑合,细究也还是有一丝肉麻)对我也不错,总之,正常家庭吧。那就是我不正常了。

版面编辑:路炳阳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