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专栏作家 > 随笔 > 正文

资中筠:环保总统

2006年06月12日 00:00 来源于 caijing

  资中筠

  总统正好是环保主义者,有一定的偶然性。不过,从此美国环保问题提上日程,同时乘进步主义之风,二者得以相辅相成

  北美洲两边是浩瀚的大洋,所以美国人可以用“from coast to coast”(从此岸到彼岸)来表达“全国”的意思。这片大陆真是得天独厚,对于初到此地的拓荒者来说,大自然的赐予似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只要凭自己的双手和头脑,就可以开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所谓“披荆斩棘”,也可以引申为乱砍滥伐,恣意破坏自然环境。我们说美国人对地球资源的利用最不加节制,应对浪费负最大责任,这大体上没有错。不过,美国人注意到资源保护问题也相当早。一般人印象中,美国的环保运动始于上世纪60年代,其实20世纪初已经开始,是进步主义运动的一部分。自那时以后,它一直是各个时期改良派的题中之义。

  资源保护的意识也是与工业化分不开的,很明显,农业社会绝没有工业社会那样的能力来加速度地开发和破坏自然环境。19世纪末,已经有美国人意识到,自然资源并不是永远取之不尽的。那时污染问题还不严重,主要保护对象是森林、水、土资源,开始出现一批“资源保护主义者(conservationists)”。

  最早、最著名的环保人士是加州人士约翰•米尔(John Muir),他于1892年建立了美国第一个环保组织“谢拉俱乐部”(Sierra Club),主张永久保护森林和公园,不作经济开发。不过,“资源保护”形成气候是在东部先工业化地区,主要在中产阶层的精英中间。越来越多的人对无节制的开发自然资源产生疑虑,从审美、民主、道德、实际经济效益,以及反对富人剥夺、提倡公平享有资源等各个角度出发,倡导“资源保护”,逐渐引起全社会的注意。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矛盾也从此成为争端。

  1891年,在环保主义者的艰苦努力下,美国国会勉强通过一项不为人注意的法案,授权政府在国有土地上建立森林保护区。即使这样一项极为有限的法案,在实施中也是难度很大,遭遇来自各种利益集团的巨大阻力。

  碰巧,老罗斯福本人热爱自然,是强有力的资源保护主义者。他一上台,就在总统权力所及的范围内大刀阔斧地推进他的理想。第一次国情咨文,他就把这个问题提上日程。在他的努力下,逐步改变了支持和反对之间的力量对比。不过,他的出发点与米尔等自然主义者不同,而是更加实际,他们从对国家长远发展的利益出发,倡导合理发展,因而更有说服力。那时还没有“可持续发展”这一提法,不过,老罗斯福在1901年第一次国情咨文中提到这个问题所说的一番话,就包含这层意思:

  “森林保护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一种手段,目的是增加和维持我们国家和工业赖以发展的资源……我们必须管理好水、林木和草原,以便传给子孙时状态比我们接受时更好,而不是更坏”。

  他最倚重的手下,保护主义者平肖(Gifford Pinchot)说得更明白:“资源保护的核心,就是要使这个国家成为我们以及子孙后代的最佳宜居国;就是反对浪费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如煤、铁等;使可以再生的资源永久持续下去,如产粮的土地和森林;最重要的是,使每一个美国公民现在和将来都有平等的机会从这些资源中获取一份公平的利益。”

  平肖是老罗斯福的耶鲁同学,林业专家。老罗斯福上台后,把公共领域内的水、土、矿、森林都收归联邦所有,而不是归州政府或财团;并把原来分散在各部门的水、土、草原管理职责集中到平肖所管的林业局,支持他放手去干。

  1902年,老罗斯福争取到国会通过《新地法》(Newlands Act),授权政府回收某些土地的灌溉权,并建立了“回收局”(reclamation service)。其后,他又任命“内陆河流委员会”,以制定水资源的统一规划。为了取得各州的配合,他于1908年在白宫召开全国州长会议,讨论自然资源流失和保护的必要性;同年12月,又召开部分州长和官员联席会议,以爱国主义、国家的长远利益和加强与欧洲发达国家的竞争力来号召。这样,美国资源并非取之不尽这一概念开始深入人心。这些举措成绩斐然,但到老罗斯福卸任时,已经引起很大的争议和反弹,因为环保问题毕竟不像食品安全问题那样使广大公众有切肤之感;相反,还可以为不同利益集团所利用。以后,这个问题经历了长期、曲折的斗争。

  总统正好是环保主义者,有一定的偶然性。不过,从此美国环保问题提上日程,同时乘进步主义之风,二者得以相辅相成。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版面编辑:运维组
推广

财新网主编精选版电邮 样例
财新网新闻版电邮全新升级!财新网主编精心编写,每个工作日定时投递,篇篇重磅,可信可引。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