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包豪斯之前

2018年05月18日 15:5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一个先行者领先历史超过半个身位,就会有种种问题。那最多是一个提出问题的时代,至于解决,还没排上议事日程,当社会主流还在相信岁月静好
维也纳的玛丽亚·特蕾莎广场和自然史博物馆。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1918年的维也纳,死于那场所谓“西班牙流感”的文化名人,并不止克里姆特和施勒(《克里姆特、席勒百年祭》 )。在那份漫长的名单中,奥托·瓦格纳无疑具有特殊的重要地位。当帝国进入垂暮,施勒这样艺术家通过他的作品和生活方式呈现问题,克里姆特更多是在粉饰问题,而瓦格纳这样的建筑师,则试图解决问题。

  今年为瓦格纳举办的纪念展,被安置在市中心卡尔广场上的维也纳博物馆。就在这周边,分布着众多名胜,奥地利国家教堂、音乐协会(即所谓“金色大厅”),还有分离派展馆,都在这一个区域内。更重要的是,他早年求学的维也纳理工学院,还有他设计的分离派风格名作卡尔广场城铁车站(铁架造型带着新艺术遗风),也都在这一带。至于展馆本身,建筑师生前恰好有过一个从未找到甲方的设计,可以算是他职业生涯最大的遗憾之一。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朱蕊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中信保 周浩 政法委书记 长江流域 秦晖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全面深化改革 上海人口 平安众筹网 奥朗德视察航母 负利率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中科招商 p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