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克里姆特、席勒百年祭

2018年05月07日 11:33 来源于 财新网
他们没有彼此相近的技法和美学倾向,唯一的共同志趣就是告别学院派传统的影响,找出反映世纪末情绪的方法,在一个粉饰太平的帝国中心,揭示其中内在的压抑机制
资料图:2006年7月12日,美国纽约,化妆品巨头劳德在Neue Galerie博物馆谈论奥地利已故名画家古斯塔夫·克利姆特的《阿黛尔·布洛赫·鲍尔的肖像》。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今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一个世纪。在欧洲,四年的残酷厮杀后,是滚滚落地的皇冠。德国的霍亨索伦、俄国的罗曼诺夫,以及奥匈帝国的哈布斯堡王朝,终结了他们各自漫长的统治。1918年,随着战争进入尾声,一场大规模流感爆发,在全球范围造成了数千万人死亡,其中包括不少各界著名人物。仅在奥地利艺术界,就有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埃贡·席勒、奥托·瓦格纳等名人,死于这场俗称“西班牙流感”的时疫。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张柘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布雷顿森林体系 负面清单 大庆油田 华兴资本 预警级别颜色 黄奇帆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极右翼 从0到1 查获千余吨洋垃圾 僭越 十三届三中全会 3万吨垃圾抛长江 全面深化改革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