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专栏作家 > 米琴 > 正文

《使女的故事》与特朗普的美国

2017年09月28日 14:4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美国左右两派都有人用这部作品当镜子,照出对方的缺点
《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成为2017年艾美奖大赢家,获五项大奖。图/视觉中国

  米琴 | 文

  财新文化专栏作家

  【名著的启示】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成为2017年艾美奖大赢家,获五项大奖。

  今年3月底,电视剧《使女的故事》片花公布后,引起一些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在网上愤怒漫骂,认为这部剧是左派搞的政治宣传,是对特朗普政府的攻击。

  随即,有其他网民指出,这部剧是根据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的同名小说改编的,而这部小说30年前就出版了。某评论说:“亲爱的特朗普的支持者们:……特朗普政府和小说中的暴虐政府之间的任何相似之处都是巧合。” [1]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1939-)是享有国际盛名的小说家、诗人和文学评论家。作品曾获布克奖和卡夫卡奖。《使女的故事》(1985)一经问世便在国际文坛引起轰动,迄今已译成40多种文字。中文译本出版于2002年(台湾)和2008年(大陆)。小说还曾被改编为电影、歌剧和芭蕾舞剧。在过去的30多年间,《使女的故事》是美国许多大学课程的必读书目。

  《使女的故事》属于《1984》一类的恶梦国小说[2] 。故事发生在2020年至2030年间,恐怖分子袭击华盛顿后,美国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激进分子夺取政权,建立了极权国家——基列共和国。这也是一个男权社会,女人受到严格控制,无法拥有财产。她们依照功能被分成不同等级,授予不同的工作,像夫人、嬷嬷、使女、妓女等。

  小说着重描写了使女的生活状况。使女的责任是生育,实际也是性奴。她们没有名字,不能读写,甚至不能与人自由交谈。违规的人会遭处死。在这个国家,凡是提供堕胎的医生和同性恋,都被处以绞刑。小说也描写了使女如何采取各种策略进行抵抗。

  特朗普当选后,这部小说在美国的销量就翻了几倍。许多女性在《使女的故事》中感受到了对未来的恐惧,因为大选中特朗普曾对一些女性不敬、进行人身攻击;媒体还曝出他把女性当性玩偶、甚至吹嘘自己是名人,因此可以随意性骚扰女性。

  大选结束后的第二天,美媒就出现标题为“在特朗普的美国,《使女的故事》比任何时候都更重要”的文章 [3] 。作者认为,基列共和国中的情况,在历史上和现实中都有,担心美国社会中本就存在的男女不平等、歧视妇女、性骚扰、色情性战争、反女权主义和家庭暴力等等,在特朗普时代会进一步恶化。

  特朗普就职两个月后,有文章对比了《使女的故事》中女性的状况,与在特郎普治下的美国生活的妇女状况之间的“让人齿冷的相似之处”。作者列举了一些州在今年1月以来出台的各种限制堕胎的政策,说明美国妇女与小说中的妇女一样,不管她们是否愿意都要被强迫生孩子,男人控制女人的子宫并有意剥夺女性的知情权。还有经济上的不平等,以及女性更多受到环境污染的影响等问题 [4]。 而就在电视剧片花公布的那周,有得州女性抗议该州要建立新的堕胎法规时,就都穿上了电视剧中使女穿的红衣服 [5] 。

  “由 30年前出版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触发了特朗普的支持者”一文的作者指出,那些抗议电视剧的人,实际上在这部作品中看出了对共和党右翼政治运动的讽刺,因其内容涉及反智主义、反女权主义、对女性身体乃至子宫的控制、对环境污染和性病传播的漠视等[6]。

  3月初,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纽约时报》上发表长文,回顾30多年前她创作《使女的故事》的过程。当时她住在西德,柏林墙尚存在,她想象美国如果变成极权国家将会是何种情景。文章介绍了小说中的一些内容,回答了读者通常提到的问题,并谈到即将在4月播出的电视剧。最后,作者提到大家对美国大选结果充满焦虑,担心会危及到基本的公民自由,以及女性在过去几十年来争取到的权利 [7] 。

  5月,在接受《人民》杂志采访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提到,她在去年美国大选时,听到一些共和党人说“如果女人怀孕了就不能说是强奸”,这让她感到和她的小说中所描述的何其相似。她认为,她的书与人们对特朗普入主白宫的担心产生共鸣,就是担心他会让那些对妇女的保护倒退回去。 “一夜醒来,她们发现自己不再是在看幻想小说”。她希望《使女的故事》电视剧,能使人们更清醒地认识到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的危险 [8] 。

  “《使女的故事》是对保守派女性的警告”的作者,特别“认识到特朗普的美国的危险”。她指出,曾用下流语言侮辱女性的特朗普当选总统,会遮掩很多人以为已经属于过去的明目张胆的misogyny(中文译作厌女主义,通常指蔑视歧视女性)。她认为美国得州是基列国,印第安纳州也是基列国,而现在印第安纳的州长已成了副总统,整个国家将会更像基列国。她抨击美国那些著名的保守派女性,包括特朗普的助理康威女士,认为她们的作用和小说中那些帮助男性统治者压迫女性的“夫人”相似。康威曾捍卫特朗普,称他是女性的“伟大的老板”。小说警示:当这些“夫人”最终后悔时,她们帮助形成的歧视女性的文化已经超出了她们的控制 [9] 。

  与上一篇文章针锋相对的是,“《使女的故事》正像是特朗普的美国?没这么快”。作者批评了把得州和印第安纳州称为基列国的说法。她也不同意很多女性把自己的生活和《使女的故事》中的人物做比较,并认为作品与我们的生活相关。她说:太多人视自己为社会的牺牲者而不是参与者,我们都在不同程度上参与了产生和奖励“特朗普”的文化。我们都为了自己的舒适而妥协,都多多少少对不直接影响自己的苦难视而不见,称自己是“牺牲品”更容易解除自己的责任。[10]

  “不,《使女的故事》与美国毫无关系”的作者则认为,小说描写的社会,只与某中东国家有相似之处。况且特朗普也不想把传统性道德强加于人,因为他自己结婚三次,曾在《花花公子》色情影片中亮相,多次在《霍华德•斯特恩秀》节目中谈论他的性经历。也就是说,特朗普并不属于基督教保守派极端分子。

  还有评论者认为,《使女的故事》首先是对集体主义和身份政治的控诉,而那两者都正是现代左派最喜欢的 [11] 。“停止把《使女的故事》和特朗普的美国做比较”的作者认为,如果这故事有任何“及时”之处,那便是关于社会机构如何为保存道德的绝对真理,而牺牲思想自由的描写。正是进步左派而非其对立派正在那个刀刃上跳舞 [12] 。

  美国左右两派都有人用这部作品当镜子,照出对方的缺点。而一些中国学者更感兴趣的是,小说中描写的权力机制和抵抗策略 [13] 。可见,《使女的故事》对读者的启发是多方面的。

  注:

  [1][5] “Margaret Atwood sets Trump supporters straight on ‘Handmaid’s Tale’ controversy”By Katie Scott,Global News,March 24, 2017

  [2] 关于“恶梦国小说”,可参看笔者的“从理想国到恶梦国——由“乌托邦之声”说起”

  [3]“In Trump's America, The Handmaid's Tale matters more than ever”,By Adi Robertson,The Verge, November 9, 2016

  [4]“All the Chilling Parallels Between 'The Handmaid's Tale' and Life for Women in Trump's America” by CAITLIN MOSCATELLO,MarieClaire, Mar 9, 2017

  [6]“Trump Supporters Are Getting Triggered by an Adaptation of a Novel Over 30 Years Old”By Dana Schwartz , Observer, 03/23/2017

  [7]“Margaret Atwood on What ‘The Handmaid’s Tale’ Means in the Age of Trump”By MARGARET ATWOODMARCH, The New York Times,03/10, 2017

  [8]“Margaret Atwood on Why The Handmaid's Tale Resonates in the Trump Era: It's 'No Longer a Fantasy Fiction'”BY SAM GILLETTE•@SGILLETTE7 AND KIM HUBBARD,People,MAY 5, 2017

  [9]“The Handmaid’s Tale Is a Warning to Conservative Women” BY SARAH JONES,New Republic,April 20, 2017

  [10] “The Handmaid's Tale is just like Trump's America? Not so fast”,Jessa Crispin,The Guardian, May, 2017

  [11] “The Conservative Case for The Handmaid’s Tale” by TIANA LOWE,National Review, June 16, 2017

  [12]“Stop comparing 'The Handmaid's Tale' to Trump's America”

  by Ariel Cohen, Washington Examinor,May 2, 2017

  [13]胡卓君,《解析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小说<使女的故事>中的权力机制与抵抗策略》(论文“分析了基列国这种极权主义国家的权力机制和权力运作模式,以及下层人民尤其是女性如何在规训权力下运用各种抵抗策略进行顽强抵抗。”)

  王苹,张建颖,《<使女的故事>中的权力和抵抗》(“本文运用福柯的理论,探讨基列国维护独裁统治所用的权力策略以及由此产生的种种抵抗,以防止未来的基列国的再生。”)

  马吉德,《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使女的故事>中的政治性评析》(本文从话语权、权力和宗教三个视角阐释了该小说中的政治性。“故事中基列国的政治制度在历史上存在过,现在也存在着,而且将来也有可能在欧美国家存在。”)

责任编辑:耿铭钟 | 版面编辑:许金玲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2018年02月22日    22:46
【银鸽投资:拟定增募资14亿 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2.5亿股,募资不超14亿元,用于年产12万吨高档生活用纸及生活纸技术改造项目、年产4.5万吨卫生用品材料用纸等项目。此外,公司控股股东银鸽集团正筹划与公司相关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初步拟定为现金购买明亚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公司股票继续停牌。
2018年02月22日    22:30
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22日发射其卫星互联网项目首批测试卫星,开始搭建由约1.2万颗卫星组成的太空“星链”。(新华社)
2018年02月22日    22:24
【*ST众和:拟收购矿业企业 明日复牌】公司晚间公告,公司拟购买资产为经营矿业的企业。目前,公司与相关方就购买资产事项尚在进一步商洽中。公司股票23日复牌。
2018年02月22日    22:10
【中润资源:控股股东质押股票跌破平仓线 停牌期满股票复牌】中润资源公告,控股股东宁波冉盛盛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相关质押的公司股票于2月8日收盘价跌破平仓线,公司股票于2018年2月9日开市时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截止2月22日,申请停牌期已满,公司股票于2018年2月23日开市时复牌。
2018年02月22日    22:01
【国家队基金节前大举加仓】五只国家队基金纷纷逆市大举加仓,易方达瑞惠基金从不足一成仓位骤升到六成仓位以上,嘉实新机遇基金则从不足两成仓位加到八成仓位左右。从基金净值变化情况看,节前的调整,不少公募基金净值回撤幅度超过15%, 部分风格单一的基金回撤幅度甚至超过20%。在市场剧烈调整时,一些去年年底仓位仅一两成的国家队基金,净值也遭遇大幅回撤,部分基金净值回撤幅度高达10%,这一情况表明上述基金在市场大跌时,已经大幅加仓。(上证报)
2018年02月22日    21:48
【银之杰:子公司参设的百行征信获个人征信业务经营许可】公司子公司华道征信参与发起设立的百行征信,获得个人征信业务经营许可。百行征信的主要股东包括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持股36%),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持股8%),腾讯征信有限公司(持股8%),华道征信(持股8%)。
2018年02月22日    21:38
【百行征信获得首个中国个人征信机构牌照】2月22日,央行官网披露了首张设立经营个人征信业务的机构许可信息公示表。公示表显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下称百行征信)申请设立个人征信机构已获得许可,其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也获得核准。百行征信法人代表、董事长及总裁由汇达资产托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朱焕启担任。(记者 张宇哲)
2018年02月22日    21:30
【上海莱士:拟约160亿并购控股股东资产】公司筹划通过向天诚国际投资股东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天诚国际投资或其下属子公司100%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此次交易金额的10%。初步预计交易作价或达160亿元以上。天诚国际投资为上海莱士控股股东的下属子公司。公司股票23日起停牌。
2018年02月22日    21:25
【上海大幅缩短社会投资项目审批时间】上海3月1日起将正式施行《进一步深化本市社会投资项目审批改革实施办法》,大幅缩短社会投资项目审批时间。今后上海对社会投资项目不再“一刀切”,而是按照工业项目、小型项目、其他社会投资项目分类,从取得土地到获取施工许可证,政府审批时间原则上分别不超过15个、35个、48个工作日,相比原先105个工作日大幅缩短。优化现有审批流程后,企业可实现“一事不两跑、一事不两批”。(新华社)
2018年02月22日    21:12
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上涨1.83%,报1167点。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