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隐身建筑师

2017年09月21日 19:01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提起美国的华裔建筑师,公众想到的总是同样来自广州的贝聿铭。而给洛杉矶留下众多建筑遗产的黄振杰,今天知道他的人微乎其微
每个从洛杉矶进入美国的人,都会经过国际机场一座太空感四射的建筑,一个圆盘结构,由四根曲柱撑托在地面之上,好像外太空降临的蜘蛛,准备变回飞碟的形状。图/东方IC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每个从洛杉矶进入美国的人,都会经过国际机场一座太空感四射的建筑,一个圆盘结构,由四根曲柱撑托在地面之上,好像外太空降临的蜘蛛,准备变回飞碟的形状。这个白色结构也出现在很多影剧作品当中。在格兰德大街上的迪斯尼音乐厅建成之前,它和好莱坞半山的白色字标,以及约翰•波特曼设计的Bonaventura饭店一起,成为这座城市的标识。

  这处机场设施的正式名称,叫“主题建筑”,1961年完工。当时美国总统还是肯尼迪,他的副总统约翰逊曾专程到洛杉矶出席它的完工典礼。那是一个美苏两强拼死叫板的年代,竞争舞台上天入地从文到理,最后延伸到外层空间,特别是尤里•加加林成为第一个进入地球轨道的宇航员后,美国开始全力追赶。太空技术就此成为一个时代的主题,从卡迪拉克汽车的尾翼设计,到猫王的气动发型,都折射出上世纪中叶的时代精神,直到“阿波罗计划”登月成功,美国人才松了口气,转头全力应对其它危机。

  就像世界上很多地标建筑一样,人们很少知道最初把它们画到蓝图上的人。悉尼歌剧院、纽约帝国大厦,都是这方面的例子。“主题建筑”的设计师黄振杰(Gin D. Wong)1922年出生在广州,近日以94岁高龄辞世。他随父母移民美国时,刚好赶上“大萧条”。到了成年,又赶上二次大战。他进入陆军航空队服役,在一个B-29重型轰炸机中队负责领航,参加对日本空袭。战争期间,他的计算和绘图才能受到袍泽注意,有人建议他战后去学建筑,可以综合发挥这两方面的特长。

  后来发生的一切,证明这是先见之明。黄振杰战后进入南加州大学修习建筑,表现优异,毕业后进入导师佩雷拉开办的事务所,一路晋升到主设计师及合伙人。国际机场“主题建筑”就是他那一时期主设的作品。很多人误以为那是航班导控中心,其实那里只是一座提供360度环形景观的餐厅。它像芬兰建筑名师萨里宁,为纽约肯尼迪机场设计的环球航空公司候机楼一样,充满了科幻式的未来感。

  在黄振杰的最初构想当中,还有一处造型前卫的加油站,本来也在机场规划当中。然而,后来甲方临时变卦,这个部分的设计被卖给了联合石油公司,最后成为贝佛利山的76加油站。这个简约的造型,建成之后同样吸引到大量眼球。摇滚歌星诺尔•加拉赫的专辑《高飞的鸟》,就把它选做封套背景。那个两端翼然飞翘的顶部,就像汉堡大受好评的长途汽车站的序奏。对于一个以航空工业和冲浪文化闻名的城市,是一个贴切的身份标志。

  黄振杰留给洛杉矶的建筑遗产,除为数可观的商用塔楼外,还有著名的洛杉矶县美术馆。他也参与过菲利普•约翰逊的水晶教堂的部分设计。旧金山天际线最醒目的泛美金字塔大厦,也是他的手笔。然而提起美国的华裔建筑师,公众想到的总是同样来自广州的贝聿铭。除了赢家通吃的游戏规则,其中或许也有战后东西海岸不同政治文化的因素。至少,他的作品没有机会出现在伦敦、巴黎、纽约,这样的文化中心。

  有人认为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黄振杰直到1974年才创立自己事务所,实在太晚了。尽管他的设计曾在洛杉矶的景观中,留下明显的痕迹,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些作品全部归于其所在公司名下,直到今天知道真正创作者的人,也是微乎其微,远不像如今那批starchitects。这实在不太公平。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刘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中信保 周浩 政法委书记 长江流域 秦晖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全面深化改革 上海人口 平安众筹网 奥朗德视察航母 负利率 昆明火车站暴恐案 农地改革试点总结 中科招商 p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