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莱顿藏品到来之前

2017年06月02日 13:37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艺术的价值需要长期检验,所以当代人的估值往往不靠谱。趋时从俗的,永远大有人在,所以好眼光才显稀罕
扬·利文斯,《自画像》(Self-Portrait),1629-30年,木板油画,42×37厘米。图片由纽约莱顿收藏提供。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经过巴黎,赶上卢浮宫一个很特别的展览。确切说是两个。两个展都关于荷兰黄金时代,也就是十七世纪欧洲西北,这个低洼角落脱离西班牙帝国统治,成为新一代强权的时期。这个小共和国,不但成了欧洲各国的中间商,还垄断了西方与日本及东印度之间的贸易。也在这一期间,阿姆斯特丹首创证券和期货交易,还有与之伴随的市场泡沫,从著名的郁金香狂热到房地产投机。

  先说《维米尔及风俗画名家》。把代尔夫特画派的头牌明星,放在风俗画的背景下考察,是个有意思的做法。维米尔传世的三十余幅作品中,大部分属于室内家庭生活这一类型。当时新富裕起来中产阶级,非常需要通过表现自己的新住房,还有室内的乐器、书籍,还有中国青花瓷之类的时髦摆设,获得身份认同。可维米尔当年并不是个成功的画家,直到身后两个世纪仍鲜为人知。他的代表作《珍珠耳环女》,曾在十九世纪有过一次交易,售价不到十盾。然而与他同时代的市场红人们,除了艺术史专家,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

  艺术的价值需要长期检验,所以当代人的估值往往不靠谱。好在当一些天价作品跌破底,或是有人捡到大漏,最初的当事人早已彻底退场,而趋时从俗的,也永远大有人在,所以好眼光才显稀罕。这就要说到另外一个展览《伦勃朗的时代》。展出的作品来源,是莱顿藏品。卢浮宫这一样的博物馆,极少需要向私人收藏拆借,特别是外国藏家。何况这里原有的伦勃朗收藏,恐怕仅次于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莱顿这个名字本身也很陌生。经过介绍才知道,这是纽约富豪托马斯·卡普兰及夫人达芙妮·雷卡纳迪·卡普兰近年创立的。

  展览布置在卢浮宫正对出入口的叙利馆。伦勃朗的大幅作品《密涅瓦》,除了少数专家,见过的人不多。这件神话题材作品,描绘的是古代罗马的智慧女神,却没有按照常例,填上猫头鹰这个标配(就是那只黄昏降临才会起飞的猫头鹰);只有头上的桂冠表示其古典背景,加上印本大书的装订方式,让她更像画家同时代的人物。伦勃朗笔下的女性人物,比如这里的密涅瓦,还有现存加州大学洛杉矶校区的《朱诺》,经常体型宏硕,带有英雄气质。另一幅大画,费迪南·博尔的《井边的伊莉采和丽贝卡》,则将成为卡普兰夫妇捐赠给卢浮宫的礼物。重要的是,他们的收藏破例在此展出,会极大增加其影响力。

  贵重金属交易是卡普兰的主业。他的收藏范围不仅限于艺术,甚至还有“喷火”战斗机。此外他们的公共事业还包括自然保护,特别是野生猫科动物。他的艺术兴趣却高度集中在十七世纪的荷兰各家。他曾告诉媒体,市场上一幅伦勃朗的价钱,经常低于安迪·沃霍,于是遵从自己的趣味,做出违背时风的选择。毕竟是拿过博士学位的人。这对中年夫妇十几年前开始购入,现在已经拥有全球最大的私人伦勃朗收藏。世界上属于私人的唯一一幅维米尔,也在他们手中。这就是同时在《维米尔及风俗画名家》展出的,那幅《单弦羽管键琴前的姑娘》。不像很多私人收藏都已物主命名,卡普兰选用的不是自己的姓氏,而是莱顿,这座伦勃朗出生的城市。

  《伦勃朗的时代》是一个国际巡展。它的下一站是北京国家美术馆,然后还会扩大规模,出现在上海的龙美术馆。有消息称,这将是免费借展。曾经影响过卡普兰的前辈收藏家韩默,也在中国和原苏联,有过类似的做法。这次展览最有意思的部分,或许是一些我们至今忽略的名字,比如扬·斯坦、格里特·道,以及米里斯父子。再晚些时候,这些作品还将出现在圣彼得堡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以及阿布扎比的卢浮宫分馆。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