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罗丹百年祭

2017年04月11日 14:4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学院派美化世界的矫饰作风,并不符合伟大艺术传统的本义。探询人的内心和事物的本质,而不是记录掠过视网膜的光影瞬间,罗丹恰好也是这一思潮的参与者
今年恰逢雕塑家奥居斯特·罗丹的百年祭。东方IC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今年雕塑家恰逢奥居斯特·罗丹的百年祭。他在中国的影响,可能甚至超过米开朗基罗,还有贝尔尼尼。而这或可部分归因于他的《艺术论》,曾在开放初期带给文化禁闭已久的国人,新奇的审美思想资源。这种影响甚至超过了他的创作本身,虽然他的《思想者》、《亲吻》,都是人们熟悉的形象。

  由于久享盛名,加之作品版权保护的疏漏,他的一些名作被大量翻制,世界上很多地方,都能看到它们。这又造成一些简单明了,但却未必完整准确的印象。对于有兴趣的朋友,眼下正是更多了解这位艺术家的机会,不论创作还是生平。首先自然是在巴黎。他的一生大体在那里度过,虽成名之前,曾有几年在比利时谋生。

  首先不该错过的是罗丹博物馆。这栋老屋位于巴黎左岸七区,罗丹当年在这里生活工作,自然拥有最好的相关收藏,从《加莱义民》、《地狱之门》到《青铜时代》这些最重要的作品。这里还有一个展室,专门用于陈放他的助手兼情人卡米尔·克洛岱尔的作品。影星伊莎贝尔·阿佳妮曾在一部传记片中,出色演绎过她的生平。展馆距离荣军院、埃菲尔塔和奥尔塞美术馆都很近,可以坐地铁13号线,在Varenne站下车。

  罗丹出身寒门,购置这样一处带有大花园的产业,自然经过一番奋斗,过程也相当曲折。早年他三次投考巴黎高等美院,皆因不符当时的新古典趣味被拒,深受打击。另一个打击来自他妹妹的夭折。为此他一度遁入一个天主教修会。那里的长老发现了他的天才,而且认为他不适合隐修生活,鼓励他继续从事艺术。

  为解决生计问题,罗丹在布鲁塞尔找到一份工作,为当地建筑制作饰件,一干就是六年。有了一笔积蓄之后,他南下意大利游学,接触到多纳泰罗和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因此他和文艺复兴巨匠之间,有着明显的风格传承,比如《青铜时代》和多纳泰罗的《大卫》——原作陈列在佛罗伦萨堡的宫博物馆,电视剧《美第奇王朝》中,也出现过这尊青铜像——的人体肌肉效果。

  通过研习文艺复兴艺术,罗丹发现了雕塑传统的本相,意识到当时法国的官方审美尺度,并非具有不证自明的合理性。后来他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我并没有发明什么,我只是发现。”这个发现就是学院派美化世界的矫饰作风,并不符合伟大艺术传统的本义——对艺术家而言,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天然丑陋。

  罗丹的另一体悟,即耐心本身就是一种行动方式。靠着这种耐心,他最终达到理想境地,也让一环不屈服于权势的英雄光晕,落在他的头上,成为酷人。1889年,标志其风格成熟的《巴尔扎克》完成,因为没有遵从时风,掩饰作家的肥硕体型,不但评论界普遍报以讥讽,还成为同行恶搞的对象,直到二战爆发前,一座青铜铸像才竖立在蒙巴纳斯大道和拉斯帕伊街路口,对面就是爱伦堡在《人·岁月·生活》中经常提到的洛东达咖啡馆。

  罗丹博物馆却在纪念展开始当天,因罢工闭馆。所幸是与靠近香榭丽舍的大艺术宫合办,尚有补救余地。这里布置了罗丹的二百余件作品,除雕塑之外,还有素描和摄影。后期的罗丹,经常利用当时尚属新潮的摄影技术,研究自己的作品。展览期间还有和罗丹有关的音乐、舞蹈和电影放映。此外也有受到他影响的马蒂斯、毕加索、布兰库奇,以及德国表现主义各家的作品。

  展览强调了罗丹作品的表现主义特性,并把表现主义纳入一个跨国视角。一个世纪之前,英国评论家弗莱发明Expressionism一词,就是指印象派之后的法国艺术。从塞尚、梵高直到早期抽象派,都在探询人的内心和事物的本质,而不是记录掠过视网膜的光影瞬间。而罗丹恰好也是这一思潮的参与者。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