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艺术正文

又见方雪雯

2017年01月11日 13:27 来源于 财新网
方雪雯的简介里,一句“曾是22年专业戏曲演员”,轻描淡写。我坐在剧场环顾四周,觉得和国内翘首期盼的戏迷相比,在座的观众何其有幸
资料图:《anOTHER》剧照

  文|徐征

  财新专栏作家

  又在舞台上看到方雪雯,简直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出生于1966年的方雪雯曾是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五朵金花”之一。她的《五女拜寿》被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成了电影,获得了戏曲“百花奖”;她主演的《红丝错》获得过“文华表演奖”。但此后她逐渐沉寂于舞台,喜爱她的观众们纷纷打听她的动向。

  这就是为什么再见到她如此惊喜。她在美国就读戏剧学院,今年是最后一年,她为学校制作的话剧《anOTHER》担任舞台总监。

  关于剧名anOTHER,剧组的解释是,在美国,做an(一名)OTHER(非“主流”的人),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出没有剧本的戏,一切灵感都来源于导演朱利安的一页纸,上面列着印度教的十二个神。朱利安让学生们去查这些神的资料,然后用自己的感受将神演出来,将每一个神演化成一个场景。各族裔的演员们有着不同文化背景,将自身的经历揉进剧本,展现了一些美国社会中的割裂和问题。

  俄罗斯裔的姑娘在台上独白,她惊讶于历史课讲到“二战”时,美国人对苏联的贡献一无所知;华裔角色被问及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时,面对双重身份的困惑,不知如何对答;女生在酒吧里被要求接受男士轮番的调笑,无论对方说了什么都只能以“谢谢”作答;更有流浪汉表现的贫富差距、同性恋在社会上的迷茫……不同身份、背景的人由此展示,如何在这个国家里寻求一席之地和自我认同。

  这出话剧为了让观众一直保持旁观姿态,索性将工作人员都安排在舞台上,时刻提醒大家这是一出戏剧。方雪雯也在舞台上。演出开始,她坐在舞台总监的位置上,戴上耳麦,宣布“灯光,音响,开始”。 戏中有一小段,她走上舞台,扮演落魄的罗摩的妻子悉多。

  “我一定要她在舞台上演一个角色,哪怕她本来是一个幕后技术人员,”朱利安说:“她的才华是不容置疑的,我不可能放过这个让她上台表演的机会。”

  首演前我在楼道里撞见她,她一脸严肃,手指放在嘴上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转身走进了剧场。哪怕是在执行冷冰冰的舞台指令时,她也有意随着剧情的进展表现出情绪的变化。演出结束,指导老师问她是怎样从舞台总监过渡到角色的,她回答:“我从一出现就在角色里。我的每一个指令都是演出的一部分。我本来就是一个角色,而不是一个工作人员。”

  首场演出后,肯尼迪艺术中心的艺术指导问演员们:“首演结束了,你们谁觉得自己现在是一个艺术家?”学生们们纷纷举起了手,方雪雯只是笑,没有动。已在纽约打拼了十七个年头的她,有着很多感悟。

  方雪雯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她在传统的大家庭长大,被戏校选中时遭到了家里祖辈的反对,认为家里不能出“戏子”。好在父亲开明,支持她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唯一的要求是要做到最好。

  在排戏的日子里,方雪雯总是异常专注。演《长乐宫》里的刘秀时,导演教她们要将剧本上白纸黑字的角色具象化,她却怎么也找不到演刘秀的感觉。有一天骑车回家路上,她看到一个路人走路的样子很像她想象中的刘秀,长长的胳膊,在身体两边甩来甩去。她便骑车一路追着路人一直到家里。

  她赶上了“文革”后越剧的黄金时代,在戏曲界青黄不接的时候,她凭借一部电影《五女拜寿》红遍大江南北。她选择在黄金时代出国,是想出来看看美国是什么样,学英语,考执照,读大学,一路脚踏实地到了今天。

  她很喜欢看百老汇,看着百老汇的繁荣,也在思考中国戏曲的困境。她觉得中国的戏曲过于强调“角儿”的作用,一出戏如果只是依赖某个演员,戏的生命力便太脆弱,应该从依赖人变为依赖戏本身。“在百老汇看《妈妈咪呀》,大家是看这出戏。在国内,大家看梅兰芳的戏都是冲着梅兰芳的,那梅兰芳没了怎么办?”

  她同时觉得,戏曲演员受限于童子功,从小就要花大量时间在练功房里,文化水平大多有限。这难免导致角色理解不够深刻,演出来的人物空洞干瘪。

  方雪雯非常享受现在的读书时光,随心所欲又充满活力。她从英文字母开始学起,个中艰辛现在讲来已经云淡风轻:“起初老师让写日记,我哪里写得出来。老师就要求我每天写一句,写今天吃了什么,今天天气很好,我就是这样一句一句写起来的。”

  现在她已经是成绩全A,带着剧组巡演。明年,她会去另外一所学院继续深造。再之后,她要代表学校竞争肯尼迪中心戏剧节的奖学金。她说自己一直活得很任性,有时候觉得应该多回国陪陪父母。去年回国时,她去看望了92岁高龄的老师范瑞娟。“她不知道我出国了,还是跟过去一样,一直问我有没有在演戏。我就哄她说还在演,演《梁祝》《李娃传》《孔雀东南飞》。老祖宗听了很开心,不过我心里觉得蛮纠结的。”

  翻开《anOTHER》的场刊,方雪雯的简介里,一句“曾是22年专业戏曲演员”,轻描淡写。我坐在剧场环顾四周,觉得和国内翘首期盼的戏迷相比,在座的观众何其有幸。然而他们对这份幸运一无所知。

责任编辑:刘芳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3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