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资讯正文

《我在故宫修文物》导演萧寒:我们要学会等待

2016年12月15日 13:27 来源于 财新网
萧寒说,相较之前的纪录片,电影更大的改变在于气质和结构。电影更像一个散文诗,是一个独立的电影感的作品

  【财新网】(记者 刘爽爽)这一年,导演萧寒被问及最多的是对工匠精神的理解。他总结,就三个字——不能烦。这句话出自青铜器修复师王有亮,师傅当年让他打磨一个复制青铜器,几个月只干这一件事。

  2016年初,萧寒将三集电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上传到B站(哔哩哔哩弹幕网)。截至目前,视频点击量超过200万,弹幕六万余条。纪录片豆瓣评分达到9.4分,超过《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9.3分。

  图说:《我在故宫修文物》海报

  借由这部片子,“择一事,终一生”的文物修复师们走进公众视野。视频成为“故宫最强招聘宣传片”。今年故宫招新,报名人数激增,一百个岗位有两万人报名。

  3月,《我在故宫修文物》电影版本启动,120个小时原有素材加上补拍的十几个小时,历经新的后期团队七个月重新剪辑制作完成。12月16日,该片将在全国公映。

  电影更像散文诗

  相比之前三集150分钟的纪录片,82分钟的电影最明显的变化是去掉了旁白解说与许多文物具体修复过程。电影增加了许多生活情趣——故宫里无论老的少的,打杏、种枣、骑单车;故宫组织员工健走,两个老师傅站一起不挪步,俩人都要等各自的徒弟;院子里的猫在夜里合了眼,第二天上班的师傅“质问”笼子里活蹦乱跳的鸟,“是不是你们仨合伙弄死的?”

  图说:故宫钟表修复师王津

  影评人“桃姐”认为电影与纪录片两个版本完全不同,“电视版类似科普纪录片,介绍这个我们并不熟知的职业和领域;电影版没那么多功利和诉求,更多是在讲那些人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并由之带出些东方人的生活或工作哲学,反倒出来一些禅意的东西。”

  萧寒说:“相较之前的纪录片,电影更大的改变在于气质和结构。电影更像一个散文诗,是一个独立的电影感的作品。”

  他介绍,因为电视与电影的视听有很大区别,后期团队基本全部换新。台湾剪辑师廖庆松担任电影剪辑指导,与青年剪辑师冯章顺合作剪辑。廖庆松有40余年电影剪辑经验,曾与导演侯孝贤合作《千禧曼波》《最好的时光》《刺客聂隐娘》等多部作品。冯章顺剪辑过艾未未《童话》、赵亮《上访》等多部纪录片。

  制片主任程薄闻对财新记者说,“《童话》的素材有1600个小时,顺子老师(冯章顺)非常熟悉纪录片的剪辑。他和廖老师合作,让我们的电影既有沉稳的电影感,又保留了纪录片原汁原味的东西。”

  盛赞之外,也有质疑。“有人觉得我们是因为电视纪录片火了,又拍一个电影来圈钱,其实不是这样。”萧寒说。

  图说:导演萧寒

  他和制片人雷建军五年前开始筹备这个项目,一直想拍摄故宫里这些文物修复师。“我们从一开始就想做纪录电影,希望能在大银幕上与观众见面。因而前期拍摄也都是按照纪录电影的规格在拍。”

  2015年,配合故宫90周年院庆,萧寒及其团队最先制作了电视版本,在中央电视台首播。

  希望市场关注到纪录片行业

  萧寒是上世纪70年代生人,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现为浙江工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2010年,他开始从事纪录片创作。

  他的上一部纪录电影是《喜马拉雅天梯》,2015年10月上映。该片主人公是一群西藏登山学校的藏族年轻人,他们经过培训后成为高山向导,为每年登珠峰的旅人提供协助。电影收获1155万票房,在纪录片市场已然不俗,但相比拍摄团队四年的雪山拍摄,这数字又略显单薄。

  采访中,萧寒流露出对国内纪录片状况的焦虑。影史上第一部电影、卢米埃尔兄弟的《火车进站》便是纪录片。如今,这一电影类型却在国内电影市场几无立锥之地,“我觉得这很不正常。纪录片这么边缘,我感到悲哀。”

  上半年,《我在故宫修文物》遭遇盗版。几家较大的门户网站未经授权放出这部纪录片,已经获得几百万点击量。经过萧寒与朋友在社交媒体上几次呼吁,问题才得以解决。

  图说:《喜马拉雅天梯》剧照

  12月16日,还有张艺谋执导的电影《长城》,葛优、章子怡主演的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同时上映。

  对此,程薄闻说:“对我们来说,票房不如这部片子进入院线本身意义更大。”

  萧寒也觉得,只要票房结果能引起电影市场的一些关注,这就成功了,具体有几千万并不重要。“国内有很多毫不逊色于我们的纪录片,我想用我们的努力和表现让市场关注到整个纪录片行业。纪录片也是很重要的电影类型。我想让大家意识到这点。”

  因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热播,萧寒受邀参加了今年第22届上海电视节。他在微博中写:作为纪录片导演,我还不太适应这种繁华。

  关于纪录片的未来,萧寒谈起一个细节。片子里钟表修复师王津修复的西洋钟表,最初送来时是上千个散架的齿轮零件。最终,钟表上小鸟振翅啼叫、纺织机流畅转动,这中间经历了200多天的精心修复。

  萧寒说,“这是一个不断重复的过程。师傅们如此令年轻人敬佩,可能就是因为现在的人没有耐心等待。而我们要学会等待。”

责任编辑: 刘芳 | 版面编辑:李丽莎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