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文学 > 正文

新的旅行

2016年12月10日 09:59 来源于 《财新周刊》
对科学家来说,世界还是充满未知的,但对普通人来说,这个世界已经烂熟。未知之境是不存在的,连所谓探险也只是乐中作苦,不见珠穆朗玛峰下排的长队吗

文 | 刀尔登

诗人

  修昔底德对自己的史笔颇为自许,他说,我可不是随便听说一个故事就记诸笔墨,甚至就连自己所见也不敢据为断然,我所写的,或者是我亲身经历的,或者是别的亲历者讲述给我的,所有这些材料,我都仔细核查过,即使这样,达到真相有时还很不容易呢,我的史书里没有那些奇闻异事,因为我不想迎合众人一时的好奇,而是要传诸后世。

  他的话不是凭空而发,针对的人之一,就是上一辈的撰史者希罗多德。修昔底德说,他的结论远比诗人与用散文写作的史家可靠,因为诗人夸饰,史家关心听众的兴趣高于关心事实真相。这些被批评的散文史家,毫无疑问,包括希罗多德在内。

版面编辑:邱祺璞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1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洋务运动 中科招商 大庆油田 中宝投资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做市商 医学生 祁斌 会议 曹永正 通货紧缩 股灾 华兴资本 互联网彩票 埃博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