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文学 > 正文

我在眷村长大

2016年06月10日 10:12 来源于 《财新周刊》
有文化的听听戏曲,听得兴起也跟着拍板哼唱。没文化的老兵们就谈天说地,有点白头宫女话天宝遗事的味道
1955年12月8日,台湾眷村居民——退役军人在闲时下棋、吹笛子、拉二胡、弹琴。

文 | 龚显耀

台籍企业人士

  家父是军人,为1949年随国民党败退来台的百万残兵中的一员。他的身份证籍贯栏里,写的是四川省双流县。

  老爹进军校也是偶然。1944年中学毕业后,他考进了成都的华西协和大学,“当年哈,这个华西坝里头挤进了五六间大学,啥子北平的燕京大学,山东的齐鲁大学,南京的金陵大学、金陵女大,都在这里。”“我们学生不上课的时候,就全挤在河边的茶馆泡着,家里有钱的就来个三花,没钱的就来杯玻璃(编注:即白开水)。”

版面编辑:王丽琨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好大一棵树 长江流域 钓鱼台七号院 中央军委 邹承鲁 布雷顿森林体系 武警工程大学 通货紧缩 社会抚养费 东部战区 渐冻症 阿根廷总统 贯彻新发展理念 第一集团军 南华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