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脑与心的对话

2013年11月22日 14:49 来源于 《财新周刊》
人不是不朽的,哪能期待不朽的享乐?没有无刺的蔷薇,也找不到无杂质的快乐

邱立波|文

  题名指向一封“情书”,与《独立宣言》同出自一人之手,即托马斯·杰斐逊。这里不谈《宣言》而谈《对话》,并非想以猎奇的情场八卦消费伟人,只因为,革命与爱情(或一般意义上的激情),实为一体之两面。出于特定灵魂结构的爱情品质,往往表征乃至决定着革命品质。因此,透视伟人的激情及其品质,说不定可以举一反三地透视某个时代或国家的革命品质。一个假说:或许《对话》中深藏着解读《宣言》的密钥。

  1785年,沉浸丧妻之痛三年的杰斐逊,在政坛友人的好意下出使法国,希望远离故土可以纾解已近自杀的抑郁。他驻法四年,其间革命危机正逐渐迫近,但这一时期他的通信,大多是寄情山水,平静悠闲——若未邂逅柯斯韦夫人的话。

  邂逅发生在1786年8月,杰斐逊43岁,柯斯韦夫人27岁。她是一个英国肖像画家的妻子,是位颇有名气的音乐家、作曲家、画家和雕刻家,风雅、端庄、美丽、柔和,艺术品位非凡,言谈举止脱俗⋯⋯友人的介绍还未结束,杰斐逊已无法自持,先是忘记按礼仪吻女士的手,后是编造理由取消当晚原定的宴会。此后整整六周,两人几乎天天形影相伴,纵心谈艺,流连胜景。当事人自己说,每时每刻都是让人惬意的。

购买类型:

《财新周刊》付费文章,请付费阅读

版面编辑:宋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