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评论 > 正文

召魂

2013年08月16日 14:04 来源于 《财新周刊》
我终于明白,我的使命就是运用全部生命与才华去承受苦难,抵抗苦难,升华苦难。但我不敢称爱,我达不到为敌人含泪祝福的境界
1966年11月3日,各地红卫兵聚集在天安门广场。 就在同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小将,自此开启了席卷全国的红卫兵风潮。新华社发
 

郑义|文

  我似乎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却又不敢确定。也许是错觉吧。

  刚到美国不久,参加一个中学老同学聚会。凡家住纽约、新泽西州附近的,来了不少。进门时,听得一女声惊喜地呼叫我名字,不觉心里一惊,略有愣怔。端上茶,啜了两口,渐回过神儿来,兀自惊诧莫名:有什么地方不对……怎么,叫一声名字也惊魂动魄?

  我的本名叫郑光召。

  “光”是家族排行的辈份,“召”字才是名。“召”有何含意?父母未曾讲,我也懵然不知。只是母亲晚年偶尔谈起,说这个“召”字是海师父取的。

责任编辑:宋宇 | 版面编辑:宋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私募债 股灾 黄坤明 美国总统大选 僭越 寻衅滋事罪 马里 卢旺达 地方债务 票据法 胡新娜 辅仁药业 曾荫权 香港经济 省委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