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评论 > 正文

制度与心

2013年01月25日 13:53 来源于 《财新周刊》
我清晰记得,送爷爷到火车站时人山人海,似乎有人帮助,将担架上的爷爷从窗口塞进水泄不通的车厢

王昭阳|文

  我的爷爷王亚南,字渔村,笔名王真;殁于1969年11月13日。

  我没跟爷爷一道长大,他的去世,并未让我多么伤心。但是我清晰记得,送爷爷到火车站时人山人海,似乎有人帮助,将担架上的爷爷从窗口塞进水泄不通的车厢。我们一大家人,扛着病重的爷爷,去上海寻医治病。两个月后,却抱着他的骨灰盒回到北京。爷爷在我生日后的一天去世,那年我刚满七岁。那个年代,中国的列车车厢大多漆成绿色。

  据说爷爷一度从军,曾是北伐军里的政治教官,不过为时甚短。1927年蒋总司令清党,爷爷便卸了军职。之后辗转流连,穷到极时,住在杭州一个庙里,却在那儿结识到一位新朋友。两人长谈数日,兴趣投合,乃相约分头协作,奉献数年,一道翻译了德国人卡尔·马克思的三卷经典《资本论》。

责任编辑:宋宇 | 版面编辑:宋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宋卫平 货币政策 廉政准则 李克 毛超峰 渐冻症 商誉 银监局 平安大厦 大庆油田 东江环保 三年自然灾害 周浩 陈有西 意大利公投将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