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艺术 > 正文

维特鲁威与西方建筑史

2012年11月02日 17:24 来源于 财新网
两千年来,各个历史时期的建筑师和理论家对于维特鲁威的认识和评价,折射出建筑观念的流变,也决定了西方城市与乡村的景观
 

陈平|文

  对于建筑师和建筑史家来说,此书的重要性或许首先就在于它是两千多年前唯一幸存下来的建筑全书。可以这么说,一部西方建筑史就是一部维特鲁威的接受史。两千年来,各个历史时期的建筑师和理论家对于维特鲁威的认识和评价,折射出建筑观念的流变,也决定了西方城市与乡村的景观。

  从“被遗忘”到“再发现”

  《建筑十书》的写作年代正好处于“罗马和平”时代的开端,奥古斯都雄心勃勃,要将罗马城建设成为一座大理石的城市。作为建筑师与军事工程师,维特鲁威曾追随凯撒南征北战,并在帝国公共建筑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帝国在政治上的扩张和霸权话语的建立,激励着维特鲁威在退休之后撰写建筑论文,旨在提出建筑的工程规范和审美标准,并将希腊古典建筑推广至整个帝国,形成一种世界语言。维特鲁威在书中总结了希腊化时期以来的建筑实践,对于帝国公私建筑提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指导原则,并一劳永逸地为西方建筑理论奠定了基础。虽然《建筑十书》在多大程度上对当时帝国建筑产生了影响尚有争议,但这种影响一定是存在的,如有专家发现,非洲北部的一些罗马殖民地的神庙就是按他的比例体系建造的。更为重要的是,维特鲁威所推荐的技术规范工程做法,已作为帝国建筑与工艺传统,持续影响到帝国中期、晚期以及早期基督教时期。此书问世后一直受到著作家们的关注,即可证明这一点。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约23-79)在他的百科全书《博物志》(History of Nature,公元77)中,将此书列入植物学与矿物学的参考书目,并提到维特鲁威的书在帝国时代得到了广泛的利用,成为建筑与市政工程的规范手册。后来,弗龙蒂努斯(Sextius Julius Frontinus)的《论罗马城的供水问题》(De aquaeductu,成书于公元1世纪末前后)、法文蒂努斯(M. Cetius Faventinus)的《论各种建筑物的建造方法》(De Diversis Fabricis Architectonicae,成书于3世纪)、马提亚利斯(Q. Gargilius Martialis,成书于3世纪)的《论园艺》、帕拉迪乌斯(Rutilius Palladius)的《农书》(De re Rustica,公元4世纪)等,都不同程度地利用了《建筑十书》中的相关内容。公元5世纪基督教作家阿波利那里斯(Sidonius Apollinaris)也曾提到他。更为重要的是,伟大的拉丁教父、塞维利亚大主教伊西多尔(Isidore)在他的巨著,二十卷的《语源学》(Etymologiae,约623)中将《建筑十书》列入古代重要著作之列。9世纪中叶,赫拉班(Hrabanus Maurus,780-856)在他的百科全书《论宇宙》(De universo)中也提到了维特鲁威的著作。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书摘
责任编辑:宋宇 | 版面编辑:宋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中科招商 宏观调控 启东事件 黄坤明 私募债 sdr 冀中星 中央委员 好大一棵树 商誉 龚正 作家陈映真去世 股灾 洛克菲勒中心 曾荫权